新鲜事新鲜事

麻豆 杜冰若 家政小说完整全文

2021-06-13 15:28:43 写回复

站在台阶上,她偶尔扫了一眼西跨院里,白落梅正坐在廊檐下做针线。

不知道是睡不着,还是打算听听正院儿的动静。

方圆儿也没在意,这一段时日这姑娘好似想开了。

除了每日不停做针线,往叶天逸身前送,倒也没做什么出格之事。

更没在饭食这一块,给她下绊子捣乱。

至于送针线,愿意送就送呗,反正也是压箱底,叶天逸根本不会用。

就这般,两人好似达到了默契,井水不犯河水了。

进空间洗个澡,方便又迅速。

方圆儿在老娘跟前晃了一会儿,算是履行每日必须进来见面的诺言,让老娘放心。

然后,她摘了两串葡萄,一个西瓜就出了空间。

大大的白瓷盘摆了绿皮红瓤的西瓜,紫的发黑的大葡萄,泛着水润光泽,就那么被端去了正房。

叶迟和一个亲兵守在门前,方圆儿随手给他们一人一块解渴,欢喜的两人眉开眼笑。

叶天逸等人也刚刚吃的大半饱儿,开始有心说些闲话的时候,方圆儿就送了水果过来。

叶天逸亲自接了盘子,然后扶了方圆儿坐在他身边。

“累了吧?不是添了人手吗,让他们动手,你指点几句就是了。”

方圆儿笑道,“我闲不住,跟着炒几个菜,也不费什么力气。”

说罢,她拿了一块西瓜,用牙签挑去西瓜籽,塞到叶天逸手里。

叶天逸咬了一口,就不自觉笑的眯了眼睛。

“这西瓜真是甜啊!”

“今年天旱,倒是让瓜农高兴了!”

方圆儿应了一句,又招呼众人也尝尝。

“公子不能贪凉,委屈你们也吃常温的吧。

西瓜没有放井水里冰镇,没有那么凉爽。”

“不,不,我们有的吃就好!”

陈大海第一个应声,笑道。

“今日原本是崔琰过来,我特意同他打赌,才赢了这机会。

就是为了家里这饭菜和瓜果!

待我回去同大海说,他怕是要恼的撞墙,哈哈!”

众人也是跟着笑,方圆儿也玩笑道。

“这可不成,怎么能因为一块西瓜让公子失了一位猛将。

一会儿我装个食盒,灶间有酱肉,装上两块,加几个烧饼,一个西瓜。

怎么也要让崔将军吃饱了才好。”

“哎呀,那我亏了。

拼着老命打赢了崔将军,结果他吃的反倒比我多。”

陈大海一副懊恼神色,惹得众人笑的更厉害了。

就这般,众人吃喝说笑,外边日头就是热一些,他们倒也舒坦。

叶天逸剥了两个葡萄,放在碟子里,退给方圆儿。

“哪吒呢?”

“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不用担心,我二叔和力大叔都跟着呢。”

“好,最近怕是不安宁,多嘱咐哪吒两句。”

陈大海借着这个话头儿,试探着劝道。

“殿下,您如今住在这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为了安全起见,您是不是尽早搬去军营。

殿下,您倒是不怕。

但方姑娘和哪吒少爷,总要多几分保障才安心。”

说罢,他望了一眼方圆儿,盼望她露出惊惧神色。

以殿下对方姑娘的宠爱,一定会立刻搬家。

结果,他明显要失望了。

方圆儿已经抄起第二块西瓜挑籽了,好似什么刺客,什么安危,都没有眼前的西瓜重要。

不必说,挑好的西瓜又放进了九殿下手边的盘子。

陈大海就有些心急了,这一刻他真是后悔没带上崔琰了。

若是崔琰在,怕是早就直接劝开了。

怕是九殿下不同意,他都能跪下来磕头…

叶天逸又咬了一口西瓜,这才应道。

“再等几日,孙管事那里的粮草物资送到之后,再去军营不迟。”

陈大海还要说话,吴叔却同他眨巴两下眼睛,下边往西跨院点了点。

陈大海立刻明白了,九殿下是想等孙家来人,把西院儿那位白小姐送走。

这样才好轻装简从去军营。

毕竟这里已经暴露了,留下白小姐去军营,就是留她送死。

若是同去军营,怕是殿下不愿意,方姑娘也不高兴。

他于是赶紧收了话头,不再多说。

其实在他看来,殿下的身份尊贵,多几个女子伺候,也没什么不好。

但九殿下愿意专宠方姑娘一个,方姑娘也确实聪慧善良,更对九殿下有救命之恩。

他们也都偏了心,乐于亲近这位方姑娘。

吴叔闲着无事,走去院里,指挥小厮丫鬟们把一些不常用的物件开始装箱子。

西院儿里,因为来了外人,主子丫鬟们都憋在院子里守规矩。

这会儿,秋水贴着门缝儿偷看偷听了半晌,就跑了回去。

“小姐,吴管事已经让人拾掇行李了。

怕是公子要搬走了,您说,可怎么办啊?”

“这么快?”

白落梅装出的沉稳,突然就土崩瓦解了。

“嬷嬷,嬷嬷!”

她扔了手里的针线,就奔去了厢房。

老嬷嬷身体不好,这几日偶尔就要卧床歇息。

突然见主子慌张跑来,她也惊了一跳。

“出了什么事?”

“嬷嬷,呜呜,怎么办?

表哥要把我扔下,带着那个贱人搬走了!”

老嬷嬷也是皱眉,示意秋水多说两句。

原本在家时候,她也觉得自家小姐聪慧过人。

但依旧逃不过千百年无人打破的魔咒,女子一旦爱上男子,就会变成蠢货。

更何况那个男子是这片天下的王,是整个大魏的主。

无论是荣耀,还是喜爱,都让人忍不住贪心,以至于眼前有了魔障…

秋水嘴巴快,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老嬷嬷也是有些觉得棘手,“若我没猜错,公子怕是要等咱们家里来人,然后把小姐送回去。”

“我不走,我不回去。”

白落梅哭得委屈,“我进了这个院子,就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就是做绣娘,我都要在他身边。

呜呜,一定是那个贱人蛊惑表哥这样心狠。”

老嬷嬷挣扎坐起,想了想就道。

“小姐给老爷写信,是不是说过誓死要跟着公子?

那老爷一定会对这次派来的人嘱咐几句,甚至会帮小姐一把。

公子出兵在即,老爷一定给公子准备了很多粮草银钱。

不如小姐派人去外边,等着家里派来的人,拿了对接的令牌。

然后亲自送到公子手里,公子就是看在这些粮草的情面,看在孙家的大用处,也会看重小姐几分,不会抛下小姐。”

“当真?”

白落梅听得欢喜,应道。

“好,表哥就算暂时不喜欢了,为了千秋大业,也一定会留下我。

只要让我在表哥身边,总

文学

有一日,表哥会看到我的好。”

嬷嬷叹气,“这事儿安排不好,容易适得其反。

不如我说出去寻大夫治病吧,否则咱们的人怕是进出都难。”

喜欢农门团宠小娇娘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