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小小神马影视小说全文

2021-06-13 10:22:39 写回复

按照高闯的吩咐,肖绛带着两个“丫鬟”,先到了主院谷风居,会合高闯一起到外院,那个专门招待贵客进行饮宴的花厅。

这边还是肖绛第一次来,发现这里也是典型的燕北风格,就是面积大,布置简单,风格朴拙粗犷,却还有着凛冽的王者气。

他们到达的时候,楚宁人已经在老郭的陪同之下,等在门边了。

另一边,站着低头垂目的千牵。

燕北从纬度上来讲,能对应上中国的东三省地区。来燕北这么久,肖绛也听说过一点方言,确实和东北地区有很多有相似之处。

比如说

文学

客人,戚,土话中会读成“且”。

虽说娘家来的客人,娘家且,在燕北是比较尊贵的存在。

但高闯是燕北王,楚宁人出身现再清贵,再才名远播,哪怕是还代表着武帝赵渊,在身份上终究差了一截儿。

所以只有他提前到达,等待高闯的份儿,断不能让高闯等他的。

这是基本的礼仪,何况古代人那么重礼仪呢?

而且按照规矩,他还得行大礼。在高闯和肖绛走进院子的时候,立即就得低下头去,不能随意乱看。

他不能乱看,肖绛就能了。

她与高闯是携手而来,这时候错后半步,加上天时已经变长,这时候天还亮着,看得清清楚楚。

楚宁人也是个高个子,不过比高闯略矮些。但他毕竟是文人出身,看起来略有些单薄,不像高闯那样身姿伟岸,走起路来带了点睥睨天下的感觉。

不过据闻,他自从弃文从商以来,并不是坐镇在武国的都城开阳,而是亲力亲为,每一条商路都是他亲自跑出来的。所以他虽然单薄却不瘦弱,皮肤看起来也不是白面书生那种。可能走南闯北晒的,接近高闯那种漂亮的小麦色。

此时他略低着头,看不见相貌,只见头顶挽着的发髻。

肖绛只能说,她自己的头发没有完全长起来,现在楚宁人这个发量和发质真是让她羡慕……

“见过燕北王殿下。”见高闯走的近了,楚宁人朗声道,并掀起衣袍下摆。

燕北的春天比武国气温略低些,更比炎热得越国差了一个季节,所以这时候楚宁人穿着一件比较厚的织锦衣袍。

那种衣料很高级,一寸布一寸金那种。

但是,式样却是圆领箭袖,裁剪简洁利落。颜色也是不那么张扬淡青色,布料的纹理间隐约有银色的暗花,腰带和靴子选的是更加压身的深蓝色。

除此之外,香包、香囊,扇袋一类的东西都没有有,只腰间挂着一块羊脂白玉。质地上好,连肖绛这个不懂行的都看得出来那股子温润和莹润,正衬着谦谦君子。

总之,低调的奢华。

“自家人,不必多礼。”高闯疏淡的客套着,虽然听起来不像平常那么冷冰冰,但跟和蔼可亲也挂不上钩。

深深的,不经意之间的距离感弥漫着,大约这就是为王为帝者的气场。

肖绛一瞬间有些恍惚:是她太迟钝了吗?

为什么从她和高闯见第一面,哪怕她的生死就握在人家手心里,她也没有感觉高闯高高在上过…

文学

也许最初,她身为现代人的灵魂,就没有这种深刻的阶级意识。等她慢慢和这个环境融合的时候,又与高闯“君臣”相得、信任,再没有陌生感了。

而高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略抬了抬右手。

旁边的千牵立即上前,阻止了正要行跪拜大礼的楚宁人,

“谢王上。”楚宁人借机起身,只规规矩矩行了个躬身礼,不卑不亢的道。

“王妃,你娘家哥哥来看你了,上来见见。”高闯又道。

他的声音那样温柔,甚至带了点宠溺,肖绛居然愣了一下,没意识到这是和自己说话。

原来高闯也是个戏精啊,随即心里念叨。

“表哥你好,好久不见了。”她大大方方的问好,“只不知道表舅妈身体还好吗?自上次一别,好多年没见了,我还真是想念。”

后半句完全出自真心,所以听起来特别真诚。

感情这种东西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它完全做不得假。真正的高手,是很能分辨的。

所以楚宁人一愣,没想到肖绛上来就问自已的娘亲,不禁抬起头来。

肖绛终于看清楚了那张脸,最后一次见还是十七岁的少年模样。

还是那样清俊的眉目,很是帅气。

虽然少了少年人那股子蓬勃逼人的意气风发,却因为年纪渐长又走南闯北的关系,还奇异地糅合出一种文人的气质和成熟稳重的魅力。

在肖绛看来,倒比年轻的时候顺眼多了。

这家伙,放在女人堆里也一定是极受欢迎的。

哪怕他弃文从商,进入末流行业,但小商贩和首富巨贾还是不一样的。而且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娶妻,在开阳的行情也应该是极好的吧。

哪怕是二十六七岁的“老头子” 了,也有大把出身良好,相貌美丽的少女哭着喊着要嫁给他。

肖绛惊异于时光对一个男人的改变,可在楚宁人的眼里,心里,却只剩下震惊了。

眼前这个笑盈盈的女人,真的是他那个又疯又傻的“表妹”吗?

相貌上依稀是是的,可同样的相貌,却似乎承载着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

眼前的女子笑盈盈的,身姿笔直,透着一股从内心中散发出的自信,不再是畏畏缩缩,被声音或者意外事情一刺激,就像动物一样发狂的小东西。

她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袄裙,代表着正妃的地位。虽然衣料远没有武国的那么华丽,式样也没有武国贵妇的繁复。若穿在别的女人身上可能会有点土气,可她却落落大方的。仿佛就算沦为乞丐,她也毫不在意似的。

特别是那双眼睛,黑漆漆亮晶晶,好像天上的星星那样,端庄中带慧黠,活泼又机灵。

不,这不是肖十三娘!

可是,这正是肖十三娘!

重要的是他看到了,燕北王来的时候,是牵着他的王妃的。

衣袖下面,十指相连。在文人雅士的眼中,公共场合这样十分的不合乎规矩。

可是两人的神情那样自然,可见燕北王与他这位表妹王妃竟然是非常恩爱的。

喜欢绛都春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