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97韩剧网手机版高清小说完整全文

2021-06-13 10:17:52 写回复

丁明走到石垚面前,安慰了石垚几句:“石会长,不要往心里去,为这种神经病怄气,不值得!”

“我为他怄气?!”石垚冷冷笑了笑:“他还不配!”

石垚虽然嘴上这样说,但看得出来,瞎子这一闹,还是影响了石垚的心情,在接下来的聚餐过程中,石垚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象征性地敬了大家一杯酒。

中午的聚餐,规格相当高,喝的是茅台、五粮液,吃的是海鲜大餐。

丁明啃着大龙虾,对我说道:“刚才那个瞎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来的神经病,疯疯癫癫的,好好的气氛都被他破坏了!”

“你真的认为那个瞎子疯疯癫癫吗?”我剥了一只大虾塞进嘴里,扭头望着丁明。

丁明说:“难道不是吗?瞎子的样子,跟个叫花子一样,居然跑来跟石垚抬杠,他怕是不知道石垚的背景!”

我擦了擦手指,反问道:“如果那个瞎子没有绝对的实力,他敢来招惹石垚?”

丁明微微一怔,压低声音道:“杨程,你的意思是……那个瞎子竟然是个高手?”

“把‘竟然’两个字去掉!”我说。

丁明皱眉道:“我看他那样子,怎么看都像叫花子,哪里像什么高手?”

我端起酒杯晃了晃,隔着酒杯,眯眼看着丁明:“高手难道会把‘高手’两个字写在脸上吗?这个瞎子虽然貌不惊人,但他绝对是个高手,要不然他也不敢来挑战石垚,更不敢挑战整个天师会!”

丁明喝了口酒,面色凝重地说:“奇了怪了,这个瞎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这家伙肯定不是广东这边的!”

我和丁明碰了下杯,对丁明说:“瞎子已经向天师会下了战书,你们天师会可要当心了,瞎子绝不是说说狠话那样简单,他肯定会有行动的!”

丁明点点头:“我相信你,你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看人的眼光肯定不会错,回头我跟石垚说一说,让他提防一下!”

聚餐结束,各路大师相继离开酒店。

离开的时候,我们看见石垚的座驾,是一辆价值好几百万的大奔,看上去威猛霸气。

丁明招了招手,大奔停在丁明面前,车窗摇下,就看见石垚坐在里面。

丁明拉着石垚,跟他耳语了几句,让他提防那个瞎子。

没想到,石垚对丁明的提醒,反倒表现得有些不耐烦,虽然隔着数米远,我也能听见石垚的声音。

石垚说:“不就是一个臭要饭的吗?你当我真怕了他?他敢再来惹我,我保证让他消失

文学

!你堂堂副会长,胆子这么小?”

大奔开走了,丁明一路嘟囔着走了回来,愤岔岔地说:“为好不好,真出了事,你丫就等着哭吧!”

丁明好心提醒石垚,没想到却被石垚一通骂,灰头土脸地走了回来,回去的路上,一直都在叽里咕噜地吐槽,惹得我在旁边哈哈大笑。

丁明撅起嘴巴说:“你在笑什么?”

我说:“我在笑,有人热脸贴了冷屁股,心情很不爽!”

丁明吸了吸鼻子:“妈的,等明年换届选举的时候,老子争取混个会长当当,看谁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我点点头:“预祝你梦想成真!”

第二天,我还在床上闭目养神,房门就被捶得咚咚响,丁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杨程,快起来!新闻!大新闻!”

“什么大新闻?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吗?”我打开门,睡眼惺忪地伸了个懒腰。

“刚刚收到的消息!石垚……死了!”丁明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石垚死了?!

我猛地一怔,瞌睡顿时醒了大

文学

半,石垚不是昨天才当选天师会的新会长吗,怎么今天就死了呢?

“真的假的?怎么死的?”我惊讶地问。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不可能随便开玩笑的,我已经打电话证实了,说是昨天半夜突发心肌梗塞死的,喏,讣告都出来了!”丁明一边说,一边把手机递给我。

我接过手机看了看,只见短信上面写着:

讣告

怀着沉重且悲痛的心情告知各位,天师会新任会长石垚大师,昨夜突发心肌梗塞,在家中不幸逝世,享年五十二岁。

丁明叹了口气说:“真是人生无常啊,昨天才当选新任会长,结果今天就死了,我发誓,我昨天虽然对他有些不满,但我绝对没有诅咒过他!”

我把手机递还给丁明:“诅咒就能死人的话,这个世界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这个石垚有心脏病史吗?”

丁明说:“这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看他的身体很健硕啊,昨天你也看见了,哪里像有病的样子!”

我摸了摸下巴,脑子里忽然闪过昨天瞎子和石垚发生冲突的画面,瞎子的那句话此时又回荡在我的耳边:“石会长,我们赌一把,看看谁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冷突,这是什么情况,瞎子竟然一语成谶?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

丁明看我神情有异,连忙问我:“杨程,你在想什么?”

我抿了抿嘴唇,看着丁明:“你记得昨天那个瞎子说过什么话吗?”

丁明怔了怔,随即变了变脸色:“那个瞎子说,他要跟石垚赌命,看看谁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说到这里,丁明嘶地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惊诧地说:“石垚果真没有看见第二天的太阳!这……这瞎子怎么看得这么准?”

我抱起膀子,问丁明道:“你觉得会是巧合吗?瞎子说石垚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结果石垚果然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丁明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地说:“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杨程,你说石垚的死,会不会跟那个瞎子有关系?”

我没有直接回答丁明的问题,而是说;“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不能轻易下结论!”

丁明点点头,拉着我说:“走吧,我们去一趟石垚家里,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顺便也去吊唁一下,会长死了,我这个副会长得站出来主持大局!”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