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时尚

相对湿度肉车小说全文完整版

2021-06-13 08:48:18 写回复

倒飞出去的人影,没有什么意外。

就是那位南晋四大天官之一,金丹大宗师聂东流。

在章镜的最强一击之下,聂东流没有抵挡住。

“结束了,”封万里喃喃道。

心情总算也是放松了一些。

“以章兄现在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在金丹境界之中,也能算的上一位高手了吧,”楚狂人轻声道。

“当然,这位天官大人可不是普通的金丹大宗师,章兄能够将其斩杀,足以证明了章兄的实力,日后,天人不出,章兄尽可在江湖之中驰骋。”

封万里的目光之中都是艳羡的神色。

“一入金丹,便能越阶而战,这样的事情楚某只在那些前辈大能的事迹之中听说过,”楚狂人摇了摇头。

前不久章镜还和他打的难解难分,即便是章镜略胜他一筹,可要想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也是不可能的。

但,现在可就不一样了。

要是他再跟章镜打一架的还,恐怕解决他也就是两刀的事儿。

此刻,聂东流的身形极为凄惨。

长发被鲜血染红,双目之中满是血色,显然是已经瞎了。

身上更惨。

半边身子都被章镜斩了下来。

要不是金丹大宗师的顽强生命力,聂东流现在决计是不可能存活的。

“呃....”聂东流嘴角不断溢出血迹。

章镜提着红尘刀缓缓走上了近前。

将聂东流打的半死,章镜此刻的状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如今的章镜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

面无血色。

这是强行爆发全身气血的后遗症,要是旁人的话,得需要不短的时日才能养回来。

但,章大人毕竟是章大人。

炼化一些灵丹也就差不多了。

丹田之内金灿灿的金丹,此刻也有些萎靡。

全力爆发说的简单,实则很难。

要是除了聂东流之外还有别的对手的话,说什么章镜也不会这么做。

也就是只剩下聂东流一人,章镜才会有此一搏。

聂东流追杀他许久,这一次就算是有些损伤章镜也不会让聂东流活着回去。

忘忧和尚缓缓放松了一些,将嘴角的一些血迹擦掉。

这一场战斗他只是辅助,真正击败聂东流的还是章镜自己。

就算是没有他的辅助,章镜也能做到这一步。

至多就是再付出一些代价罢了。

看着章镜提着刀走向聂东流的时候,忘忧和尚面色有些恍惚。

仅仅在两年之前,章镜还需要他的帮助,才能从梁家老祖等人的手中活下来。

可如今,章镜已经拥有了超越他的实力。

说实话,忘忧和尚是有些沮丧的。

当然,更多的还是高兴。

为章镜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而高兴。

“沙沙。”

聂东流缓缓抬起了有些恐怖的头颅。

“章镜,你赢了。”

聂东流即便看不清来人,也知道是谁来了。

“是啊,我赢了,我活了,你得死,”章镜淡淡道。

“杀了我,你在东齐的晋升之路便打开了,踩着我聂东流的尸体,铸就你章镜的威名,这场景想想就让人兴奋。”

“咳咳......”

聂东流抬起仅剩了右手捂了一下。

“不杀你,我的晋升之路也早已经打开了。”

这句话不是虚言,他能够感觉的到,萧靖对他的看重。

有镇武司大都督萧靖的看重,章镜的晋升之路是没有问题的。

“也对,以你的天赋,只要镇武司的掌权者不傻,都会看重你的。”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章镜眯着眼睛问道。

这可是个大问题,要是南晋真的掌握了他的行踪轨迹,他日后还怎么出去浪?

尤其是在他斩杀了聂东流之后。

下一次的截杀必定会更加的恐怖。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聂东流笑了笑,似乎在嘲笑章镜的天真。

“你是个强者,即便是我击败了你,我也想给你个体面,但,你要是不识时务的话,这体面也就没了。”

“我章镜不是个君子,一直以来的为人你应该清楚一点,打断五肢是时常做的,你要是不说,那我也只能......”

“还有,祸不及妻儿这句话我不太认同,在西南做的事情你也知道,你惹我不高兴了,日后要是有幸遇到的聂大人的家眷,

章某也只能忍痛送她们下去见你了。”

章镜的话说的很轻,但,却充满了杀意。

聂东流此刻只感觉胯下有些凉飕飕的。

如章镜所说,章镜的为人他知道,方才的那些话的内容,他也是真的能做的出来。

“我可以说,别的我不求,只希望你能留我一个全尸,留我一个体面,”聂东流轻声道。

“好,”章镜点了点头。

他能问的也只有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真要是问些南晋的机密。

聂东流是不可能说的。

或者说,以他的地位恐怕也不知道什么重要的机密。

“消息是南陵张氏的张志青,传递给我手下一个镇魔使的,现在那个镇魔使应该已经死在你们手中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不成为断肢之人,聂东流果断的将张志青卖了。

“果然!”

章镜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他和南陵张氏以往没有什么仇怨,但现在有了。

聂东流的话章镜基本上可以笃定就是张志青泄露的消息。

毕竟,一般人也不会知道他曾和张志青照过面

文学

现在回想起来,张志青伪装的还真好。

当时他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是他大意了。

才导致的这场截杀。

这是没办法阻止的事情。

毕竟,章镜自认是和张志青没有什么仇怨的,也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照面便将人家给杀了。

可在张志青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章镜的名声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

再加上之前老祖对他说的话,更让他倍感屈辱。

才鬼使神差的将章镜的行踪泄露了出去。

他原本的打算是很好的,不觉得章镜能从南晋的追杀之中逃出去。

他没有料到的是,章镜居然能够直接结成金丹,并且击败聂东流这个老牌的金丹高手。

“消息也说了,希望章大人能够言而有信,”聂东流躺在地上轻声道。

“你倒是干脆,”章镜眯了眯眼睛。

“我也想给自己一个体面啊。”

......

事情了结了,聂东流没有出乎任何的意料,死在了章镜的手中。

既然说了留他一个全尸,那自然要做到。

章大人直接碎了他的金丹,绞碎了体内所有生机。

金丹碎,宗师陨。

在聂东流的身上,忙碌了半天的章师傅,摸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一本聂东流自己写下的武道见解,章大人翻阅了一些。

还算是可以,能够对他有些帮助。

还有一些灵丹。

至于其他的东西,似乎都在战斗余波之中损毁了。

那些灵丹之中,最值得章镜所看重的就是两瓶圣元丹了。

这灵丹章镜听说过。

正是金丹境界之中才能用到的丹药。

在江湖之中极其珍贵。

毕竟,境界越高,所能够用到的灵丹也就越少。

这圣元丹算的上是在金丹境界之中通用的一种灵丹。

丹方在金丹境界之中广为流传,真正制约这东西的是材料。

之前章镜争夺皇城司统领的位置的时候,韩千树,卫离等人就曾用圣元丹打过赌。

以此也能够侧面的看出这圣元丹的珍贵。

圣元丹封万里和楚狂人用不到。

章镜便分给了忘忧和尚一瓶。

这一次要不是忘忧和尚等人拼死为他争取时间,章镜莫说是结成金丹了。

恐怕性命都保不住。

章镜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也没有说出什么话去感激他们。

但他们彼此都明白。

......

东齐,

某座客栈之中。

“章兄啊,你又一次名动江湖了,”楚狂人压低了一些声音。

“章兄在江湖上的威名越来越强了,”封万里笑了笑。

“有利也有弊,具体还要看你自己把握,”忘忧和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其实我真的不想这样,”章镜摇着头摆了摆手。

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扬名除了给他拉仇恨之外,其实带不来多少帮助。

章镜宁愿多拿一些灵丹,也不想要这种虚名。

他也从来没有看中过这些虚名。

上一次是逆斩金丹。

这一次结成金丹,斩杀天官。

聂东流所料不错,章镜的确是踩着他的尸体去名动江湖了。

南晋四大天官之一,也的确是有这个资格。

以当时战斗之中的痕迹,百晓生以及一些情报组织,很容易便推断出了章镜结成金丹。

再加上聂东流的尸身。

当时可谓是震惊了不知多少人。

虽然从痕迹之中又推断出了还有一位佛门金丹的帮助。

但这也足以说明了章镜的实力。

初入金丹便能和人合力斩杀聂东流。

这样的事迹,仅仅用了很短的时间便传扬了江湖。

不论是这么短的时间结成金丹。

还是与人合力斩杀南晋四大天官之一的聂东流,都是顶级的大消息。

单单拿出来一则消息都足以让江湖震惊了。

更晃称是两则消息一起传出。

据传闻,南晋皇帝听到这则消息之后直接将心爱的玉灵杯打碎了。

喜欢从山匪开始的武侠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