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时尚

大型黄油手游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2021-06-12 16:12:35 写回复

“我明白了,谢谢陈哥特意来告诉我这么多,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完李天恒那郑重其事的道谢,陈逍遥笑了,当即咧开嘴巴摆手回应道:“嘿嘿,用不着道谢,李兄弟,说实话我很看好你,不谈他人如何看你,至少我个人已径把你当成哥们了,而你那关键时刻不掉链子的凶狠冲劲也确实非寻常人能够企及,当然了,以上种种只是一方面,至于另一方面嘛,我感觉你和我曾经一位哥们有些相似。”

不知为何,当提到自己那位曾经哥们时,陈逍遥满是笑意的脸略有微变,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失落,一丝转瞬即逝隐晦失落。

得知除何飞外团队又有一名资深者当面认可了自己,李天恒大为欣喜,毕竟在其个人印象中无论是何飞还是陈逍遥,两者统统实力强劲非同凡响,能先后获得两者认可,他又如何不欣喜?如何不开心?只是……

陈逍遥话语末尾是啥意思?为何要说自己很像他的一位朋友呢?

“额,你的那位朋友是?”

聆听着毛刺青年好奇追问,陈逍遥没有回答,反而转移话题伸手入兜,就这样在李天恒那越睁越大越瞪越圆的眼球注视下掏出一盒游戏卡牌,一盒名为‘大富翁’的趣味游戏!

无视了毛刺青年目瞪口呆,抖了抖手中纸盒,陈道士露出贱笑提出要求:“算了算了,往事咱就不提了,来来来,贫道这有一盒‘大富翁’,你现在跟我去找何飞,反正闲的没事,咱三人来一局!”

“咦?你这是啥眼神?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废话不多说,你就说你去不去吧?不去那就是不给我陈逍遥面子!”

“啊,别,别别别,陈哥我去!我去!”

………

任务休息期第7天,中午12点35分,1号车厢。

踌躇不止,犹豫不决。

望着眼前红色柜子,看着内中诸多物品,李天恒看花了眼,被各类琳琅满目灵异道具逼至死角无所适从,他不知该作何选择,更不知该选哪个,于是只好发懵凝固,就这么盯着面前一排排道具久无反应,且值得提及的是,现场并非仅他一人,如转动视野,还可额外发现青年身侧另有一人,一名活泼可爱少女。

面对道具众多,琳琅满目,李天恒举棋不定,少女则截然不同,定睛看去,就见少女目前正右臂前伸探索不停,接连触摸着各类道具,每每触摸完一个,脸孔总会显露出或惊讶、或狐疑、或欣喜等等丰富表情,就好像每一次查询都会给少女带来意外收获。.

毫无疑问,少女自是空灵无疑,来此目的也基本和李天恒一样,无非是查询道具加以选择,至于为何直到两场任务后才来选择道具?愿因来自于实际情况不允许,首先可以肯定,早在之前那场‘迷宫绝境’任务结束后,何飞就已经将1号车厢可花费生存值兑换道具等相关事宜告诉了少女,起初她亦曾前往1号车厢查看过,可惜现实比人强,对于那时仅有两点生存值的空灵而言此举没有意义,她就算前往查看实则也只能过过眼瘾,两点生存值能做什么?至少绝大多数道具兑换不起,既然无法兑换,少女便暂时放弃了兑换念头,直到又一场任务过去,直至凑够4点,顿感满意的她才选在今日饭后再次来看看,说来也巧,本以现场空旷周遭无人,不料刚进1号车厢就看到内中早有一人置身于此,一名留着毛刺头的青年正站立柜前出神发愣。

没想到李天恒竟和空灵想到一块去了,不单想到一块,就连挑选时间段都基本一致。

唯一不同的是,毛刺青年远不如少女淡定。

是的,自从经历过一场灵异任务,青年的求生信念便受到了极大考验,他深切体会了螝物可怕,亲身验证了任务危险,起初他坎坷不安,惶惶不可终日,乃至对下一场任务惧怕至极,不过……

待从资深者口听说1号车厢存在着一台红色物柜,柜内则放有大量能一定程度上抵抗螝物的灵异道具后,青年登时大喜,宛如溺水者抓到根救命稻草般欣喜若狂,当场急不可耐径直赶往,结果有喜有忧,喜的是红色物柜里果然摆满一排排可通过消耗生存值来随意兑换的道具,忧的是他兑换不起,诚然数量不少,但道具价格却几乎都贵吓死人,远非仅有2点生存值的自己能兑换的起的。

车厢气氛压抑,现场无人言语,对于身侧正站立柜前发呆不语的李天恒,空灵懒得搭理,只是专心致志浏览着各类道具,不知是不是基于某种保密心理,少女虽频频挑选挨个触碰,可她却从始至终未曾兑换,原因恰恰来自于心中那由然顿生保密念头,不错,她已打定注意暂时不选,等李天恒走后自己在做出选择,想法挺好,可……

谁曾想等了半天没有结果,对方就这么像根电线杆那样站立身侧久不离开!

(可恶!)

眼见身侧青年一直不走,少女逐渐不满,顿感不爽她亦率先打破沉寂侧头询问道:“喂喂喂,我说小李啊,就凭你那可怜的两点生存值你能兑换啥?好吧,就当能兑换好了,既如此那你赶紧兑换啊?要兑换就赶紧兑换,不兑换直接接走,咦?莫非是在过眼瘾?”

正如以往曾谈及的那样,说话是一门学问,一门艺术,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交流结果亦往往取决于语言艺术,对于语言艺术,何飞还算在行,每次说话总会下意识在意言词,何飞如此,旁人基本相似,毕竟没谁愿意在无冤无仇情况下用话语得罪他人,逻辑诚然无错,岂料现实却赫然给了逻辑一记响亮耳光,而打破这一常规逻辑者则正是现场这名叫空灵的可爱少女!

聆听着对方那满含嘲讽的言语催促,李天恒先是一滞,旋即不爽开来,先不谈对方话中所含嘲讽,单凭对方对自己的称呼就越听越别扭……

(小李?一个小丫头叫我小李?你自己才多大?我日哦,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从其他资深者那听说了,你也只是比我早一场任务登车而已,我虽是新人可你也不比我强多少好吧?这就算了,但问题是你才多大?你要是年纪比我大或是年纪和我差不多喊小李也就罢了,可看你这幅模样似乎还未成年吧?)

由于自登车以来就没怎么同空灵接触之故,所以他不了解少女,至少不了解少女性格,可也正因不了解,毛刺青年就这样骤然火了,被空灵那毫无顾忌随口言语给搞得满心不悦,既然不悦,后果可想而知,少女话音刚落,李天恒当即毫不犹豫回头反击道:“啥?走?凭什么?这里

文学

又不是你的地盘我凭啥要走?另外看道具违法吗?还有你这个身上只有4点生存值的家伙也不比我强多少好吧?说到过眼瘾,你倒是翻了半天,怎么也没见你兑换个?”

“你说什么?大胆!你身为一名小小新人居然敢这么和我这名资深者说话!?”

一听李天恒胆敢回嘴反击,且反击力度如此之大,空灵顿时大怒!随即不假思索转身攻击,当场指着李天恒大声呵斥起来,说实话,对于向来为人谨慎的李天恒而言,就算空灵仅仅只比自己早一场任务加入,他其实也依旧如对待其他资深者那样礼貌和善,不过话又说回来,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他李天恒虽不敢得罪其他资深者,可对眼前这个只比他早一场任务加入的空灵却再也无法容忍了,对方实在太过自大狂妄,自己明明没得罪她,不料对方所说每一句话都让人无比窝火,简直是岂有此理!

果然,见对方小小年纪竟指着自己鼻子呵斥,忍无可忍之下,李天恒爆发了,他先是同样伸手指着对面少女,然后再度回讽

文学

:“是,我承认我是新人,可你又能比我强哪去?你不过也只比我早一场任务进列车而已,还有你才多大?你凭啥叫我小李?”

“强到哪去?当然比你强,至少我不是因偷人东西才被人追进地铁!”

“草!你,你……”

没曾想李天恒刚一反驳结束,对方晶直接冒出这么一句损人无比的话,他李天恒倒是承认自己是因偷人东西才被追进地铁站,可从这小姑娘嘴里说出却摆明了是在故意嘲讽他,真没想到这小姑娘毒舌功力如此高深,一句话下来不单将李天恒说的满脸统红,一时间还导致他不知作何反驳!

同一时间,看着对面青年那通红发胀的脸,交锋中虽占上风但却从不懂见好就收的空灵自是不肯轻易放过对方,甩了甩脑后马尾,旋即仰起脑鼻孔朝天再次嘲讽道:“哼哼,怎么?自己做过的事还怕别人说吗?偷别人东西被人发现然后像条狗一样被追进地铁里,啧啧,这种事反正我是做不出来。”

伴随着少女毒舌此起彼伏,李天恒太阳穴青筋鼓起,最终,一股名为‘愤怒’的情绪彻底充斥全身!

“可恶的小丫头!你这是找揍!”

喜欢凶灵秘闻录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