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时尚

蓝天航空公司小说完整全文

2021-06-12 14:59:05 写回复

檀悠悠强撑着走到外面,让鲍家的放开沉香:“你有什么事?”

沉香上前就给她跪下了:“宫里贵妃娘娘派人来寻奴婢问话……夫人救救奴婢。”

檀悠悠便示意鲍家的退到一旁,走过去扶沉香起来:“怎么说?”

沉香低声道:“这几天,奴婢是觉着家里有事,是以一直待在院子里没出来,夫人心里有数的吧?”

“我知道。”檀悠悠很痛快地承认,事实上,就算沉香想要出来溜达,那也不能。

“适才二皇子殿下造访,有人往奴婢院子里扔了个纸团,让奴婢设法出门,可奴婢不想去……”

沉香递上一个纸团,檀悠悠打开了看,果然是让沉香设法出门接头的,上面却无落款,并不能证明就是樊贵妃的意思。

檀悠悠淡淡一笑:“既然贵妃娘娘宣召,沉香姑娘应去就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沉香满脸惊愕:“可是……”

“没什么可是,方才二皇子殿下已经来过,没什么可隐瞒的。”檀悠悠道:“打扮漂亮些,让我们府里的马车送你,别丢了安乐侯府的脸面,更不能让人说我们苛待你。”

沉香思忖片刻,笑道:“谢夫人,奴婢知道了!”

檀悠悠再回去,裴融的伤口已经重新处理完毕,钱兽医正在那大发雷霆,大意是再折腾就要如何如何云云。

檀悠悠左耳进右耳出,让柳枝把人请出去:“钱大夫莫生气啦,奴婢准备了您爱吃的麻辣香锅……”

钱兽医立刻大步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裴融面如金纸,躺在床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檀悠悠。

檀悠悠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沉香刚才过来,说是樊贵妃让人给她递了字条,让她出门会面问话,我放了她去,叫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再打扮得漂亮些。”

其实就算她不同意,沉香也是要去的,毕竟现在樊贵妃还硬朗着。沉香过来,不过是向她报备一下,有这回事而已。

她让沉香打扮得漂漂亮亮、正大

文学

光明地去,也能从侧面证明裴融无事。

裴融眨眨眼,表示赞同。

檀悠悠看他这受罪模样,心中暗叹,面上却是带笑:“沉香极聪明懂事,要不,等到这事儿了结,夫君把她收了罢。不然你这堂堂侯爷,没个妾室什么的颇不像话。”

裴融手上微微用力,紧抿着唇恨恨瞪着她。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在打什么算盘,不就是嫌弃他,不想生娃么?

檀悠悠笑起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强按牛头饮水是不行的,咱们裴侯爷要自己挑选,不要别人强塞的。等你好了,自己挑啊!”

裴融无奈地闭上眼睛,又被调戏了。

这边檀悠悠夫妻俩说说笑笑,另一边,二皇子夫妇行到半路,二皇子便径自打马带人走了。

王瑟坐在车中目送他远去,毫无波动,淡淡地吩咐车夫:“回府。”

马车驶入二皇子府,一个婆子迎上来帮她打起帘子,低声道:“生了。已经派人去通知殿下啦。”

王瑟恍若未闻,平静地下了马车,回到房里先看过裴润,才又换了一身素净的装扮,端严地去了双佩所居的院子。

院子里一片肃静,丝毫没有富贵人家添丁的喜悦热闹。

看院门的婆子看到王瑟,吓得直眨眼睛:“皇子妃,您怎么来啦?”

若是以往,王瑟早就问了这婆子的罪,但此时她已经身心俱疲,没精力追究这些了,因此只是和颜悦色地道:“听说生了,到底也是皇嗣,该我照管。”

这话说得一点毛病都没有。

就算二皇子不待见她,但她还是名正言顺的二皇子妃,是这个府邸的主母,是二皇子所有子嗣的嫡母,何况陛下之前还特意为她撑了腰。

看院门的婆子思忖再三,放了王瑟入内。

王瑟走进去,那两个皇帝派下来、奉命看管双佩的嬷嬷,一个抱着初生婴儿仔细端详,一个坐在双佩的床边陪着。

双佩被收拾得干净整齐,躺在床上拉着嬷嬷的手边流泪边说话。

声音很小,王瑟听不清楚,但她知道,双佩必然是在哀求这两位嬷嬷手下留情,想要多活些日子。

这些天来,二皇子也好、樊贵妃也好、双佩也好,都在想方设法贿赂收买这两位嬷嬷,也在设法想让皇帝改变主意,为此不惜在外贬低她的形象,将她塑造成恶毒主母、残忍嫡母的模样。

既如此,她今日便趁了这些人的心愿。

有精明的侍女看到王瑟,立刻呼叫行礼:“见过皇子妃!”

王瑟威严地抬手示意:“免礼。殿下不在府里,我听闻双佩生了,特意过来看看。生了个什么?”

抱着新生儿的嬷嬷立刻上前行礼,答道:“回皇子妃的话,是个小郡主。”

“好啊!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乖巧又听话。孩子一切都好?”王瑟的唇角控制不住地往上翘,真好,没人和她的润儿争了。

“一切都好。”

“怎么还不把孩子抱去给乳母喂养呢?”王瑟咄咄逼人地看着抱孩子的嬷嬷,“饿坏了孩子,咱们谁也担不起责啊。”

“是。”抱孩子的嬷嬷看一眼双佩,低着头往外走。

“惠嬷嬷!”双佩着急地喊出声来:“让乳娘进来喂,就在这里,让我多看会儿孩子。”

王瑟面无表情地道:“何必呢?多看少看终究要道别,早走迟走都要走,你就别依依不舍了。让这孩子无牵无挂地活着,不好么?”

双佩面色大变,养得白白胖胖的脸颊也因为激动和愤怒浮起一层薄红,她警惕地往床内侧缩去:“你想干什么?殿下马上就来了!”

“我能干什么呢?我尚且自身难保,又能干什么?”王瑟笑吟吟地看向立在床边的嬷嬷,极其温柔地道:“文嬷嬷,当初陛下派你们过来时,是怎么说的,您还记得么?我怕您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记了。那,可不得了,是欺君大罪啊!”

文嬷嬷顿时一颤,有些心虚地看向双佩。

“我不要!”双佩尖叫起来,从床上跳下去,赤着双足往外狂奔:“殿下救我!”

喜欢澹春山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