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鲁鲁修恋爱情史,来人把王妃拖下去重打十大板

2020-08-12 16:49:24 写回复

由于2020年开门黑,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害怕、恐慌、挣扎、痛苦、绝望、死亡、希望,在这次疫情下,人类的所有情感都爆发出来。疫情导致大部分人现在的人生中断,都比较乱,失去了往日的规律,哪怕是枯燥的上班和生活。工作与生活,情感与事业,鸡毛蒜皮也好,柴米油盐也行,励志高远也罢,其实都是我们的生活之重,能否承受?

大到地球上近些年来发生的各种自然灾害,台风、地震、海啸等等,造成严重危害;小到平时生活中各种大小意外事件,造成人身伤害。远看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战争如火如荼,近瞧许多行业现状与发展受到种种限制。看似国家富裕强大,情绪高涨,实则民众裤兜紧缩,精神焦虑。表面上现在物质的极大丰富,实际上多到眼花缭乱,选择迷茫。人生原本是一场苦难折磨?生活就是压力重重?个人或家庭都被有形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生活之重,没谁过得容易。每个人都在活着,都在生活,都在忙碌,但对于未来,没有多少人充满信心,提前做些准备;是被动卷入未来,还是主动创造未来?这取决于太多太多的个人与社会因素。

每个人并不是一座信息孤岛,每天发生的很多事件也不是完全孤立的。联系,连接,是这个时代的交际主题。但越来越多的迷茫,群起攻之的事件越来越多,乌烟瘴气弥漫于许多空间,很多道德底线早已被击穿。现在很多人们是越来越难判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美,什么是丑。越来越开放的社会,越来越自由的生活方式,并没有让人们过得更幸福更快乐,反而更迷茫更痛苦。男女越来越平等,女人越来越独立,感情选择上越来越自主,但并没有让婚姻与家庭更稳定更和谐,反而出轨率、离婚率等等居高不下。

"

 文学"

社会的大染缸把每个人都洗了一次甚至多次,谁能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呢?社会上的各种事件,许多情绪,虽有不少所谓的公知、各种大V在一旁摇旗呐喊,帮忙宣泄,除了增加关注度,消费流量,挣点唾沫费,换点名声,对民众的现状与未来起不了多大作用。

山高路远,生活之重,学会技能是用来安身立命的,也就是工作事业;还要有家庭,感情,朋友,也就是生活。谁把理想变成现实,谁就是真正的英雄。谁都想把理想变成现实,但很多人不是没有理想,而是过于理想化,无论男女。又有很多人过于现实,没有理想,无论老少。即使是在低潮期、失意时,选择健身、读书、休息等良好的生活方式,也依然减缓不了太多抑郁、焦虑、迷茫的情绪,每个人的精神不断外泄,自己的内心世界都难以得到他人理解。虽然我们大都有父母家庭,但许多放纵的生活方式,断代的文化基因,社会中的种种乱象,造就了许许多多精神上的流浪儿。长期抑郁、暴躁、焦虑、自杀,都是具体体现。

每个人生活着,其实就是要建立个人与社会相匹配的秩序,有所为有所不为,有进攻,有防御,步步为营,层层递进。找到我们延续千年的文化家园,精神世界,不再迷茫;找到个人生活目标与前行节奏,进而归属于某个集体认同,不再痛苦。生活与工作不断精进,成就个人事业与社会价值;建立个人小宇宙与大世界的和谐、发展,这样生活也许会好过一些。

生活之重,在疫情之下我们依然要学习、工作、生活,在痛苦和绝望之下依然要憧憬未来,在黑暗之中依然要走向光明;但愿我们既要承受住,也能享受其中!倘若我们不承受着生活之重,还能怎样呢?

云天明出发了,坐在马车中,看着宁风致仨人的身影不断后退,最后变成三个小黑点。

    “天明,中午饭在这个饭盒里面,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各种都做了一些,如果你吃完,可以分给其他小朋友……”

    侍女怜将一个足足有云天明一半身高的饭盒放到储物魂导器中,再转jiāo给云天明。

    云天明接过储物手镯带上,然后对侍女怜说道:

    “你就不能陪我一起上学吗?”

    侍女怜小指轻缠着耳边的发丝,有些为难的说道:

    “抱歉啊,天明,下人是不准进入天斗皇家学院等的。”

    “还以为能够一起上学呢,无聊……”

    云天明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浮躁,将头转向窗边,自言自语说道。

    约莫半个小时,云天明来到天斗皇家学院门口,那里有一位年龄在30几岁的女人等着云天明。

    看到云天明来了以后,女人连忙来到云天明面前,自我介绍说道:

    “云天明同学,我是你的班主任陈素,现在我带你去你的教室上课。”

    陈素是一个温和的女老师,所以侍女怜挥着小手对着云天明道:

    “天明,我下午来接你回家,要听老师的话,还要和同学jiāo朋友……”

    云天明被素拉着走进天斗皇家学院,回头看了看铁门外的侍女怜,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云天明你的魂力,现在是是多少级?”

    路上云天明的班主任陈素询问道。

    “25级。”

    云天明老实回答道。

    听到云天明的回答,陈素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一样,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神情。

    “云天明再过几个月才满十岁呢?”

    陈素轻声询问道。

    “再过两个月……”

    云天明并没有想隐藏的意思,之后陈素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云天明都流利的回答了。

    走了五六分钟以后,陈素带云天明到一处教学楼,阳光照shè在琉璃瓦上发出五颜六色般梦幻的光芒。

    “走吧,这就是你以后上课学习的班级了,去和你的新同学们打个招呼吧。”

    陈素领着云天明走进一间教室。

    当云天明走进教室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稚嫩的少年少女的面孔。大多年龄在十二三岁左右。用着好奇的眼神打量者云天明。

    “w,是一个小正太。”

    “好可爱,他的眼睛很漂亮诶,像星星一样……”

    “我九班第一帅哥的地位危险了!”

    “切,你怎么这么自恋?”

    “我怎么感觉他不像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儿呢?看上去年纪很小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