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抵达花心啊烫,趴到床上去屁股撅起来

2020-08-12 16:20:48 写回复

别在自己有情绪的时候去发表自己的看法,尽管你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

对于人家写的文章,觉得对的你看看就行了,觉得不对的就不对嘛,你自己写不就完了。

人家也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不针对某个人,不针对件事。

"

 文学"

不认同就不认同,本来就没有想要所有人认同。有时候只是记录自己的想法,谁想到它就火了呢?

纠结于对错干嘛?不认同的还要使劲去争论?自己还要重复去看跟自己观念不一样的东西,看一次还让自己糟心一次。

我们没在别人的处境,有时候没法理解人家当时的心境;就一件事情来说也没办法去认定谁对谁错,因为我们不是当事人。

我们总是很爱操心,操着别人的心,其实自己的生活都还没有过好,对别人的操心也仅仅限于言语、文字,却没想过会给人家带来困扰。

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足不出户就偷窥了别人的生活。

我们是有自己想法爱表达的独立个体,常常在网络上会肆无忌惮的发表自己的见解,只是文字是有力量的,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因为你随便的几句话受伤。

这是个有爱的世界,给别人多一点温暖,多一点尊重。

也做好我们自己。

“这也不无道理……”

    宁风致听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们七宝琉璃宗虽然表面上是很风光,但是一生也仅仅只能够修炼到魂圣,连魂斗罗封号斗罗都没有出现过,难为上三宗其一。

    所以,相比起战斗系的九宝琉璃塔,宁风致更希望云天明觉醒的武魂是纯辅助系的武魂。那样就是七宝琉璃宗重大的转折点。

    “别想太多了,风致,你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呢,具体情况,等明天老骨头带那个孩子去获取魂环以后,再做定夺。”

    剑斗罗尘心拍了拍宁风致的肩膀,一脸慈祥得安慰道。

    “也的确是这样,行,那我就去处理事情了。”

    宁风致轻轻一笑,随即起身,向门外走去。骨斗罗古榕和剑斗罗尘心也是跟在宁风致的身后。

    ……

    ……

    “我是怜,云天明少爷,这就是您的住所,如果有什么需要请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为您处理好的。”

    在一所豪华的别墅面前,一名十八九岁的美貌侍女面带笑容,对身旁的云天明说道。

    上三宗,或许七宝琉璃宗不是最强最具有实力的,但是如果比钱财的多少,可能昊天宗和蓝电霸王龙宗加起来都不一定比得过七宝琉璃宗。

    “嗯。”

    微微抬头,看着面前豪华的别墅,云天明并没有露出高兴伤心还是其他的表情,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缓缓推开门,里面的设施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而是一种古色古香的风格,看起来比较淡雅。

    云天明闻到一股食物的味道,发现在不远处的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饭菜。

    “云天明少爷,这是为您准备的下午饭,您可以随意吃的。”

    侍女怜微微一笑,在一旁解释道。

    云天明听后没有回应,只是来到餐桌的一旁,寻找到一张椅子,坐了上去。

    看着摆放的橙黄色yè体,云天明缓缓端起其中一个小杯子,轻轻抿了一口。

    以前他确实是喝不下去水,但是后面他也逐渐适应了过来,毕竟如果不摄食水的话,他这具身体很可能会“死掉”。

    “你坐。”

    看着站在一旁的侍女怜,云天明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淡淡的开口说道。

    “谢谢云天明少爷的关心,宗门规定,侍女是不能够跟主人一起吃饭的。”

    侍女怜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轻轻摇了摇脑袋,笑着拒绝道。

 文学"/>    “哦,那你站着吧。”

    云天明听后,没有再强求。

    拿起一块小蛋糕,轻轻咬了一口,感受着感官带给自己的神经传递,云天明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满,自言自语喃喃说道:

    “甜甜的,根本没有中子星和白矮星在口中bàozhà的感觉来的刺激,就连苦涩涩的黑洞都比这个淀粉蛋糕食物好吃……”

    云天明的吃饭,仅仅是为了补充人体的营养需要,而不是为了享受而吃饭。

    吃完饭以后,侍女怜通知佣人将饭桌收拾干净,随后带着云天明来到浴室。

    “少爷,需要小女子的侍奉吗?”

    侍女怜轻声询问道。

    “进来帮我吧,我不会洗澡。”

    “遵命。”

    洗完以后,云天明被带到自己的房间,躺在松软的大床上,云天明缓缓闭上了双眼,随后进入了睡梦中。

    “呼……”

    第二天清晨,窗外还是一片片灰蒙蒙的场景,侍女怜就开始工作,将床上的云天明叫起来,并且给对方穿好衣服。

    感觉像照顾自己的熊孩子弟弟……

    看着云天明这副依赖自己的样子,侍女怜内心突然涌现出这一个想法,不过随即就被抛之脑后。

    有些东西是她不能够了解到的,穿完衣服以后就是给云天明的洗漱,这一切都做的差不多的时候,骨斗罗古榕已经来了。

    “见过骨斗罗大人……”

    侍女怜连忙跪倒在地上,恭敬得对骨斗罗道。

    “行了。我一向都讨厌这种无聊的形式,以后看见我你不需要跪下。”

    骨斗罗瞥了地面上的侍女怜一眼,摆了摆手,说道。

    “你来了……”

    云天明看着骨斗罗缓缓说道。

    “没错,老夫来了,另外今天就是老夫陪你去魂兽森林猎杀魂兽,获取魂环,希望到时候你可别被吓得尿裤子。”

    骨斗罗哈哈大笑道。

    “不会的。”

    云天明微微皱眉,不过很快舒张开来,淡淡得对骨斗罗古榕回答道。

    “行,信心倒是不错,希望到时候你的自信还在。走你!”

    骨斗罗赞赏xìng得看了云天明一眼,随后伸出大手拎着云天明的后衣领,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别墅的外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