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玉势调教室姜罚

2020-08-12 16:11:01 写回复

我们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午饭过后,苏沐晨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喝茶,信手拈来书柜里的宋词,都是婉约系,翻了几篇,词中各种清苦,着实让她自己走不出悲伤的情绪。索性弃了宋词,对着已经黑屏的电脑发呆。电脑上映出了自己的影子,很干练精致的妆容,很漂亮的一个女子。

对于林觉,她爱了,也痛了。她想找个时间,为故事写个结尾,从此两人再也不相见,如此也便可再也不想念。只是,每每想到曾经的点点滴滴,心里的痛楚虽不似排山倒海般激烈,却依旧如一杯毒酒,慢慢侵蚀着她的心。一点点腐蚀,一点点让她沉沦。林觉对于她而言,就是解不了的毒。

"

 文学"

林觉是她的大学同学,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长相好,身材好,打篮球好,最主要的是家世也好。这样的校草人物对于大学里的女生来说绝对是最抢手的。只是对于苏沐晨这个乡村来的丫头来说,那却是高不可攀的。不可攀,便躲得远远的,这是苏沐晨给自己定的准则。真正注意到林觉是在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后,林觉第一,苏沐晨得了第二。在苏沐晨的认知里,她怎么都想不到校草林觉学习也会那么优秀,这让苏沐晨第一次有了正视林觉的念头。但这种念头也只是一个浅浅的想法,藏在自己心间而已。

苏沐晨虽说是乡村出身,但却有着一定的才华。她的父亲是个有名的画家,苏沐晨或多或少也秉承了一点点的天赋,让她对艺术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只不过父亲去世过早,她的心从此收了起来,封了画笔,怕戳痛自己的伤。但这并不影响苏沐晨骨子里对艺术的追求和喜爱。她喜欢看书,喜欢写作,喜欢一切跟艺术相关的东西。她将大把的时间花在了图书馆,她是文学社的编辑,她是广播电台的幕后主持,她是英语角的主持人,她演绎着大学里的各个角色。当别的女孩子都在研究怎么化妆,穿什么衣服,配什么包包的时候,苏沐晨已经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多才多艺的小才女。

优秀的苏沐晨也和其他女生一样会被人追求,她也会恋爱会分手。第一场恋爱分手的那天,男孩痛哭流涕,搞到苏沐晨不知所措。苏沐晨虽不至于痛哭,倒也委实有点烦心,她坐在教学楼的阶梯前木木地看着篮球场发呆。散了场的林觉走来,拉起她:“走,陪我吃饭。”苏沐晨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跟着林觉来到了菜馆。林觉点了两个菜一个汤,苏沐晨望着却没有吃下一口。林觉以为她失恋痛心没有胃口,殊不知苏沐晨的心里却只是在为林觉的关心而不解和心暖。

苏沐晨和林觉慢慢地走得近了,他们谈天说地,聊过往,展未来。苏沐晨喜欢写文字给林觉看,林觉推荐自己喜欢的各种音乐给苏沐晨听。两个人有时候会不约而同地来到教学楼顶,一起看夜空,听风声,一起忧伤,一起开心。林觉会讲他逝去的女友,苏沐晨会为他心伤。在别人看来,苏沐晨喜欢林觉,林觉也待苏沐晨不同。只是两个人都明白,他们谈什么都不会谈到爱情。林觉不会为了任何女生驻足,苏沐晨也骄傲地不会让自己成为谁的替身。

大三的下学期,林觉找了舞蹈班的班花当女友,苏沐晨也在一周后默默地接受了学生会主席的追求。两个人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全没了交集。周末下午,苏沐晨从图书馆出来,她买了一罐冰凉的可乐倚着柱子慢悠悠地喝着,篮球场上林觉和她的学生会主席男友正在激烈地比赛,谁也不肯让谁。散场后,男友走过来看着苏沐晨认真地说:“对不起,我今天就想赢他一次。”

苏沐晨错愕:“他是谁?”

男友捡起毛巾擦汗:“林觉!”

苏沐晨轻皱了眉头,表示不解。

男友却只是回了一句:“我嫉妒他。”

男友离开,苏沐晨看到篮球场上的林觉走了过来:“你跟他恋爱了?!”

苏沐晨又轻皱了眉头,她说不出那声:“是。”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样,她就是说不出来。

林觉拎起包也转身离开。

苏沐晨的心酸涩了很久,他凭什么来问她找男友的事儿,是他自己先找了女友。

林觉和苏沐晨各自生活在自己的恋爱中,谁也没有再上过教学楼顶。情人节那天,苏沐晨忽然觉得倦了,她对这第二场恋爱也说了分手。这一次,苏沐晨没有给自己感伤的时间。她找了份打工的工作,让自己早出晚归,消失在学校里的各个角落。

再次听到林觉的消息是在苏沐晨打工回来的晚上,疲惫了一天的苏沐晨拿了换洗的衣服想去洗漱,却被舍友拉住:“沐晨,听说林觉和她女友开房了,你说这舞蹈班的女生就是厉害啊!”舍友还在感叹地地说着什么,可苏沐晨的耳朵像是出现了问题,一时间听不见任何声音。她对着舍友友好地事不关己地笑笑:“郎才女貌,值得庆祝。”说完后,径自去了教学楼顶,她想吹吹风让自己冷静一下,或者潜意识里她想找到林觉问他点什么。可她真正想问的是自己,自己为什么那么心痛,林觉对于她来说到底又是怎样一个角色呢?

夏日的风轻轻吹过,林觉就这样不期而遇地出现在苏沐晨的面前。苏沐晨想对着林觉扯出一个微笑,可她的嘴角像是被施了定术,就是上扬不上去。而林觉却优先她说了一句:“沐晨,你终于肯来这里了。”苏沐晨转过身,看着漆黑的前方,淡淡地背对着林觉回应:“打工太忙了。”林觉走向前,和苏沐晨并肩站成一排,一起沉默地看着不知所谓的前方。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都已经这样相对无言了呢。苏沐晨自嘲地笑了一下,扭头看着林觉说:“回去吧,别让她误会。”“苏沐晨,你就没有别的想说的了吗?”林觉轻怒。苏沐晨定定地看着林觉决绝地说了两个字:“没有。”林觉听后转身离开。苏沐晨看着林觉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你想让我问什么?”

苏沐晨转身继续看黑色的天空,长长的闪电划破了夜的寂静,瓢泼大雨也紧随而来。她没有回去的想法,相反,她很期待这场雨的来临,期待让雨水洗净她一身的浮华,期待让自己的心忘掉痛楚,一切归零。

当大颗的雨滴砸到苏沐晨的头上时,她才明白自己的心原来那么酸楚。眼泪低落到了脸上,混着雨水滑落,她终于闭着眼睛肆无忌惮地大哭了出来。

林觉撑着伞跑到楼顶的时候,发现苏沐晨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像一只流浪的可怜小猫。他忽然弃了伞跑上前拉苏沐晨入怀,紧紧地搂住,不想松开:“苏沐晨,既然你不走,那我来陪你好了。”

后知后觉的冰冷让苏沐晨开始瑟瑟发抖,瞬间的温暖足以给予她一丝的慰藉。她不想睁开眼,不敢睁开眼。她知道林觉来了,她害怕一睁眼林觉就会离开,她贪恋这一刻的相处。两个人在雨中就这样搂着彼此,再无任何言语。

苏沐晨一直以为那场雨会让自己大病一场,她会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似的换回男主角的心疼,最终获得爱情。只不过她不是女主角,也没有想象中的脆弱,她像一棵杂草拥有着无尽的生命力,坚韧而又不屈地生长着。是,她苏沐晨有自己的骄傲,怎么可能屈于人下。

那场雨后,苏沐晨和林觉更加陌生。两个人彼此待在自己的圈子里,谁都不会向前多踏出一步。只是每一次滴雨的日子,苏沐晨都会一个人偷偷地躲到教室的屋檐下,一边接低落的雨滴一边数心脏跳动和停止的次数。那时的苏沐晨也会不自觉地想起林觉,想林觉会在做什么,会不会像她想他一样地想起自己。想得久了,接雨滴的手冰凉了,眼睛湿润了,心底孤寂了。

再后来,到了毕业季。苏沐晨由于成绩优秀早早地被安排到了一家公司实习。她在学校的时间更加少了,见到林觉的机会也几乎成了零。听说他和舞蹈女友分手了,听说他不会留在这个城市,听说他要出国,什么都是听说来的。林觉没有告诉苏沐晨他的相关,苏沐晨也不会主动去问,两个人彻底沦为了陌生人。

毕业季,同窗四年的生活告一段落,每个人为了生存都有了不同的选择,曾经的朝夕相处或许就此画上了句号。林觉离开并没有通知苏沐晨,他不是不想,是舍不得,说再见总归是需要勇气的。他可以潇洒地离开,却不能潇洒地跟苏沐晨说出再见两字。

宿舍的阿姨告诉苏沐晨林觉离开的消息时,她是不相信的。她不相信林觉会连一声道别都不肯说与她听。当她跑到林觉的宿舍,看到人去床空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林觉的心里没有一点点的存在位置。眼泪顺着脸颊迅速滑落,她的心也瞬间失落到了极点。

"

 文学"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无论谁离开或留下。苏沐晨将林觉放在心里的一个小小角落,上了锁,再也不肯打开。

她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打拼,租不到房子无助过,生病的时候哭过,在冬天的夜里迷茫过。所有的不堪都被她一个人隐忍地扛着。她从来不去告诉家人或者朋友她有多努力地在坚持。生活不易,谁都一样,每个人都有烦恼。她想随便找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结婚吧,至少在冬天瑟瑟发抖的夜里还可以相互依偎着取暖。生活就是这样,一旦有了规划,什么事情都会按照轨迹去发展和演变。苏沐晨结了婚,生了子,从此过着美满的生活。

对于林觉呢,那已经是另一个天空里的故事了。商场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努力地创业,他想有一天功成名就地站在苏沐晨面前,对她说他可以给她温暖。可当苏沐晨结婚的消息传到他耳朵的时候,他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了地上,十分钟的思考后,他坐了最快的一班飞机来到苏沐晨的城市,他希望可以挽回这段感情。可当他站在酒店门口看到穿着婚纱的苏沐晨时,他又望而却步了。她是那样美丽,像一朵盛开的蔷薇,绯红娇羞,而他的事业尚未成功,他用什么来给予她依靠。婚礼的最后一个环节,交换戒指,说我愿意的时候,林觉转了身离开。他始终做不到祝福苏沐晨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两个人,两座城市,一南一北,应该再不会产生交集。只是苏沐晨没有想到的是多年后的一天,林觉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调侃地对她说:“苏沐晨,好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苏沐晨惊愕地看着林觉说不出话来。林觉走上前,轻轻地拉她入怀,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发丝:“苏沐晨,生了孩子的你身材保持地还算不错。”苏沐晨没有回抱林觉,却也没有推开,她沉默地感受着他的温暖。林觉呼吸着苏沐晨身上的自然香气,不同于商场女人的香水味儿,不同于风月场所的胭脂水粉味儿,她一直就是那么清新的一个人。他想把她的味道记到心里,也封上锁,再也不打开。怀抱越来越紧,苏沐晨呼吸越来越困难,她轻轻地推开林觉,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怎么来了?”林觉轻笑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我要结婚了,来给你送请帖。”

苏沐晨的天空突然就坍塌了,砸得她喘不上气来。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结巴地说道:“恭,恭喜,新娘子一定很漂亮,你的眼光一直很好。”

林觉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对我说恭喜两个字,像我永远对你说不出一样。”

苏沐晨低下头不语。她确实不想说恭喜,可她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她苏沐晨自己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她又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不去友好。

林觉走近一步,抬起苏沐晨的头,对她说:“苏沐晨,我来是想跟你说当年我跟舞蹈小女友没有发生过什么,顺便问你,如果有来生,你可不可以再等我一次。”

苏沐晨眼睛躲闪着说:“如果有来生,我就当一棵树,不愿意再谈及任何情感。”

林觉继续摆正苏沐晨的头说:“那我就当你树下的土,永远守护着你。”

苏沐晨瞬间泪崩。这么多年,她以为自己不会再流泪,心已经足够坚强。可为什么一遇到林觉,一切又都回归到了零点,她依旧会哭、会流泪、会伤情、会心痛。她所有的心理防线就这样崩塌在林觉的几句话里。

林觉走了,带着苏沐晨的那句恭喜去娶另外一个女人。而苏沐晨呢,在调整了几天的心绪后,继续过着她幸福美满的生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