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魔妃太单纯

2020-08-12 15:50:53 写回复

寒风刺骨的三月天,“倒春寒”如约而至,北方的大地硬得像个倔汉,支楞着躯干。

昨夜,一场说不清是多少级的狂风,裹挟着沙尘席卷了老寻的驻地。虽说近来风紧得很,可像如此决绝劲道的邪风,几十年来老寻还是头次碰上。木质搭建的房子,()与围院儿的栅栏结伴叛离一道随风而去,房前屋后一株株挺拔的白杨,此刻大多都席地而卧,留下折裂的根部呲着白瘆瘆的牙齿。

"

 文学"

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老寻垂下头嘟囔了一句:“唉、又没家了”……随即,双手抱着头蹲了下去。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家,还是用流量向頭窕镇首富张老板租下的。正当老寻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时候,忽听得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老寻转过头缓缓地站了起来,来人老寻见过,当年为他办理入住手续的小维。老寻啊!(这些人很是没有礼貌,通常都硬气滴很。。。)你的事儿我们都听说了,我们老板说老寻一个人不容易,派我们来帮你搭个临时住处。说完,回过头向跟在后面的几个人挥手喊到:“来来,抓紧干,还有好几家等着呢。”看来,这场邪风殃及到的池鱼不在少数。老寻木然地看着小维,一时不知所措,心想,介系个神马情况???大约不到二十分钟的样子,房子建好了,正如各位看到的,就是这么个东东。可奇怪的是,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声音,此刻却鸦雀无声,小维他们像似蒸发了一样遁迹潜形全无身影,不由得老寻感觉到后脊背一阵凉汗沁出。

看着不停旋转的屋顶,老寻犹豫不决,我要进去吗?他问着自己……

 

 

【二】

 

老寻可以说是读过不少书,他一贯瞎览群书,以至失去了既定的绝对方向。此时此刻,他仿佛游离于不同的那些曾经的故事情节中。但此情此景首先让他想起的是,乔治·奥威尔的小说《一九八四》中的故事情节。难道小维们……是“思想警察”!

也许有人不晓得什么是“思想警察”,他们是一对儿孪生兄弟,按我们的族续论,排在家族的【无】字辈儿;大哥叫“无所不能”、二弟叫“无孔不入”。(这段儿是杜撰)小维们还有一个你绝想不到的设备:电幕。它可以监控所有的人,他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他的心跳。思想警察监控着每个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点细微的神态变化。

老寻越想越觉得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奥勃良,那个“思想警察”头头的布控。事实上,好像还真是……

总之,小维们是不见了,留下了这黑幕般的旋转,像似既定般的轨迹在循环中淹没于无尽的黑洞。此刻,那旋转不停的屋顶正像黑洞所释放的吸积一样,凡经留此处的一切物体都将无法抗拒地被吞噬,当然,也包括你的思想。不由得,老寻抬起了脚……

 

老寻走了进去,没有门锁的虚设,更无必要的检询,这些硬件的防设已然是多此一举了。此刻,屋顶的旋转还在继续,老寻觉得该有个开关啥的,让这无休的漩涡能有片刻的消停。他周遭巡视了一番后,徒劳地站在那儿发起呆来。猛的,一段书中的教导赫然蹦出:“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老寻细思恐极地想跑出去,可那循环就像似他的影子一样,不离不弃。草蛇灰线,伏线千里,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当你计算别人的时候,窃以为在于无深处中暗自得意,但谁又不是在被计算中?老寻苦笑地摇了摇头,停住了脚步……

《三》

 

他环视了一下房间,东边的屋角有一张床,一些看着破旧的被褥和枕头摞在一起没有床单,上面满是灰尘。哦、不对呀!明明是新建的房子,可这被褥上的灰尘应该是久积而成的才对,在窗户的下方,一张缺了一面儿边角的桌子和一把没有靠背的圆形椅子,上面同样覆盖着灰尘。种种迹象表明,这间屋子以及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搁置了很久的样子。老寻在惴惴不安中好像揣摸出了些许端倪。那就是,这间屋子一直都在,小维们只是给它装上了像“电幕”一样旋转的屋顶。如此说来,那一夜的邪风绝非是“空穴来风”,而这间早已准备好的房子无疑是在等待着它的主人。

这、这、这难道就是给我准备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腿下一软打了个趔趄,好在双手伏在了桌子上不至摔倒。几滴冷汗顺着脸颊流到了满是灰尘的桌面上,溅起的灰尘漂浮着模糊了他的视线。他颤巍巍地伸出了右脚,用脚尖把椅子勾到了身后,然后一屁股瘫坐在了那张圆形的椅子上,久久不能思想。

 

"

 文学"

夜色已黑到了它的极致,透过窗户也全然不见了白日的人间。月亮也拉上了窗帘,去睡了;派出去放哨的几枚星兵不停地眨着双眼,困倦中不知是哪个,发出了一声像似号令的哈欠,旋即,一点儿点缀的亮光也逐一的合上了眼睛。

此时坐在椅子上的老寻,已趴在了双手垫衬的桌面上,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呼噜还发出了哧哧的笑声,也真是够没心没肺的。

也是,据有研究说,笑起来发出“哧哧”声音的人,多半是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的人。他们是乐天派的人,对生命的展望充满活力,对未来也充满了美好的想象。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都很强,偶尔还会做出惊人的举动,却不会让人产生反感的情绪,同时他们通常还具有天赋的幽默感。

想想,这些个所谓的研究有时还是蛮靠谱的,贴心的想你所想满足着那深藏不露的虚荣心,以至爆棚穿越到了空无一人的宇宙空间,俯瞰人间,唯我独尊。

但事实上无非是给街头巷尾的占卜算卦者贴换了个名头而已,他们极尽所能地收集着一切相对的词汇,不知疲倦地安插试验着以期寻求抚慰的心灵,准确率甚至达到了一半儿以上。但老寻却从不相信这些个东东,那流露出来的哧哧笑声,更像是蔑视般的嘲笑。

与时俱进的风尚不仅推动着社会的进步,但同时也避免不了沾附一些沙砾污垢,至于寄生虫更是难以摈弃的,因为,人类是它绝佳的依托宿主。

在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中有句名言:“存在即合理”;无不鲜明地阐述了世间万物的可溶性,可现实的真实景象却是排他性的丛林法则;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生存规律时时刻刻地在此起彼伏间循环上演,正如老寻屋顶那永不停歇的——黑洞。……

《四》

三月的清晨,依旧还残留着冬日里让人瑟瑟发抖的紧束,衣橱里那些跃跃欲试的春装叽叽喳喳地羡慕着已是单薄罩身的南方。已近七八点钟的时辰,阳光斜斜地从窗户里照进来,照到墙壁上,照到桌子上酣睡着的老寻头上。

强烈的光线里灰尘们肆意地舞动着身姿,看了令人窒息。老寻一个激凌,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用双手紧了紧身上的棉衣。

抬眼远眺,高楼林立依旧,只是少了附和的车水马龙。疫情,阻隔了人们既往的人情世故,礼尚往来也低下了目的的头颅,暗自神伤。

推开身下的椅子,他边走边揉着因趴睡而浮肿的眼睛,快速走出了这间虚拟的网络“小黑屋”,也离开了頭窕镇,这个他当初认为区别于威泊之乡的乌鸦区。

梦醒,回归人间……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