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今天也想尽办法强奸你;攀高枝儿(1v1)

2020-08-12 10:20:00 写回复

我沉默地看着她,年轻的脸,皮肤白皙,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没有一点矫揉造作的样子。

“是的,我本来就不纯洁,现在你更轻视我了。我第一次失身就是萧遥救的我,阿婆收留我,我每年都能看到萧遥,他对阿婆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好,他说她把我当妹妹,他说他不会对任何人说我的过去……”

“娟儿,萧遥没跟我说你的过去。”我看她越来越激动,忍不住打断她说,“真的。你是一个好姑娘。萧遥只告诉我你怀孕不关他的事。”

“他没有跟你说我过去被强暴的事?”她很意外地问。

“今天我第一次听说,还是你刚才说的。”我带着真诚地同情说道。得知这样的消息的确让人意外,“娟儿,忘记过去的事,你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人生!”

“那他怎么跟你说我的?他也不在意我主动找其他的男孩子出去玩,一定觉得我行为很不检点对吗?”她失落地说。

“娟儿,萧遥和我都把你当妹妹。希望你记住这次教训,以后要保护好自己。”

“对,以后我只有靠自己保护自己了。”她脸色黯然地对我笑笑。

我定定地看着她:“娟儿,你以前是喜欢过萧遥哥哥吗?”

“他不是我哥哥!是他救我回来的。他说他会一直保护我!我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他,你们都觉得我是痴心妄想是不是?你心里很得意是不是?要不是他带你回来我也不会去找别人玩,我不喜欢他。我是昏了头!”她突然激动地喊道。

"

 文学"

“我很抱歉,娟儿。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姑娘,萧遥不会不管你,你也要爱惜自己。”我承认我的语言很无力,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你出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她平静地说。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转身出去。萧遥在门外的桂花树下站着。远远地,除夕一身雪白在夜色中巴巴地望着我,眼睛亮晶晶的。见我出来萧遥过来抚着我的肩膀,往后院走去。除夕屁颠屁颠地跟到过道里,停了下来。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他这个房间。室内一切照旧。只是那个电脑不在了。我看着他,很久,不知道该说什么,觉得心情很沉重。他轻轻拉着我的手,说:“艾晓,娟儿说什么了让你这么郁闷?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只当她是妹妹,我跟她话都没说过几句。你在生气吗?”

我就势抱着他的腰,轻轻地说:“我喜欢你,萧遥。我真怕有一天你如果不那么喜欢我了,我怎么办?娟儿的难过我怎么感受得那么强烈?我也是在浪街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你了!”

“傻丫头!不过听你亲口说喜欢我,心里还是好激动。娟儿还小,还不明白什么是真的爱情,她以后会找到真正喜欢的男人的。”他的声音中有喜悦,好像并不为娟儿的事难过。

“那她还在迷恋哥。”我嘟着嘴说。

“可是哥都有嫂子啦!”他说。

从外婆家回到我的小窝里,我一直紧紧拉着萧遥的手,好像生怕会被一不小心走丢似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主动了?我竟然慢慢地懂得,爱,应该表达,应该不畏惧表达,不畏惧付出自己的感情。就在这个小窝里,几个月前,我还没有见过现实版的萧遥,其实我并不认识他。我好像失了一场恋,把日子过得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告诉全世界自己要单身潇洒一辈子,现在真想在朋友圈里官宣一次:我结婚了!我跟萧遥正在热恋着。希望谁都不要喜欢他!

    凌伊第一次拖着行李离开长年禁锢自己的蓝家。

    八年了,从八岁开始,跟着那人,一直到现在,眼前终于出现一个名为自由的曙光。实际上,却是将他推往另一个牢笼。

    迪兰。

    迪兰男校一直以来都是富家子弟首选的学校。师资和设备都是最好的,但最吸引人的地方,大概是子女能进入迪兰,代表着父母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

    全校分三个年级,一个年级六个班。

    a、b班佩戴的是金色徽章,通常是企业家的小孩。

    c、d班是银色的,资产阶级。

    e班是白色的,军公教的小孩。

    f班则是绿色的,侥倖进来的人。

    徽章的级别,取决于家长的社会地位。

    在外头的社会,这听起来非常不公平,甚至即为荒谬,但迪兰男校的学生和家长都欣然接受这游戏规则。他们觉得,这是有钱人玩得起的游戏,孩子位阶越高,代表家长越有权,脸上更是有光。

    今天是新学期的开学日,夜琉倚靠着牆,站在二楼阁楼的窗户前,用猎豹寻猎物的眼神,居高临下望着底下无知的新生们──试想,一年前他也是这样的。

    校门口不外乎是一辆辆百万名车,许多家长们抱着孩子哭得唏哩哗啦。

    迪兰男校採全住宿制,每年只有han暑假能够回家,同时也是退学的风潮,当然这是后话了。

    “小伊,我们家罗兰就拜託你照顾了,你也知道他平时在家裡要什麽有什麽,这还是第一次离家这麽久呢。”一位贵fù忧心忡忡说。

    门口一辆宾士轿车前,金色捲髮的贵fù抱着亚麻色捲髮的少年,难过地望着一名黑髮墨绿眼的少年。

    “阿姨您放心,我会照顾好罗兰的。”凌伊给了罗兰妈妈一个爽朗的笑容,令她安心不少。

    跟罗兰相比,凌伊的成熟懂事都得归功于从小将他拉拔长大的蓝先生了呢。

    凌伊一想到那个人心中不禁作呕,甩甩头将他抛到九霄云外。

    罗兰在妈妈怀裡蹭了五分钟后,终于依依不捨愿意跟着凌伊进入校园,临走时还泪眼汪汪的想奔回妈妈的怀抱,嘴裡哭喊着:“我真不想住校,我想离开……”

    凌伊拉着罗兰的手,将他脱离他母亲怀中,手中的行李却掉在地上。

    他安慰道:“罗兰,时间过很快的,han假你就能回去看阿姨了呢。”

    “可是……”罗兰yù言又止。

    “是呀,妈妈想你会给你写信的。”罗兰妈妈含泪道。

    最后,罗兰在他妈好言相劝和凌伊的双重夹击下,终于愿意踏进迪兰校园。

    凌伊挥挥手跟罗兰妈妈道别后,领着哭哭啼啼的罗兰走了。

    “凌伊……”罗兰肿着两个眼,怯生生喊。

    “怎麽?罗阿姨才刚走又想她啦?”凌伊坏笑。

    “才不是!”罗兰反驳,“你看……”他指着前方。

    凌伊望前看,是一个比他们高上许多的金徽。

    他抬头,墨绿的眼眸望着眼前的人,丝毫畏惧感也没有。罗兰则是躲在他后面瑟瑟发抖。

    结果,凌伊的镇定反而引起对方的兴趣。

    “有事?”凌伊镇定地问那人。

    对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解释道:“抱歉抱歉,我没有恶意,是你行李掉了,我帮你捡起来。”

    凌伊视线转向对方右手上的咖啡色行李,那是他的。

    “谢谢……”凌伊伸手想拿走,但对方凭藉着身高优势,把行李举得高高的,凌伊根本拿不到,几次垫起脚尖后仍然无果。

    凌伊可没多少耐心跟这金徽玩,在一次对方的手高举过头后,凌伊顺势握住他的手臂。

    对方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一个措手不及之下,凌伊快速扳过男子的手,扣住对方,再趁他人震惊之馀,抢过他手中的东西。

    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从小受过良好的功夫教育,男子心中想着。

    “不好意思,就快点名了,才开学第一天,我不想迟到。”细碎的浏海遮住了凌伊的右眼,他拉住吓得不敢动弹的罗兰,直接绕过愣在原地的男子。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