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破戒和尚,每晚停不下来; 隔壁教授是前任

2020-08-12 08:33:11 写回复

“拜托!你离我也远点!”萧遥一脸嫌弃地跟她拉开距离说。

“哎哎哎!你什么意思?”林紫沂气得大叫。

“看你笑得阴森恐怖的。”萧遥假意用手抹着另一只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笑着说。

林紫沂张牙舞爪地还想跟萧遥再闹。

我说:“你们别闹了,虾滑好了,要不要吃?萧遥,给你爱吃的蘑菇。”

“我也爱吃蘑菇。艾晓!”女人撒起娇来真可怕。

“你什么时候也爱吃蘑菇啦?”我笑问林紫沂。

"

 文学"

“现在突然就喜欢吃了。”她睁着一双大眼睛萌萌地看着我。

“受不了你,给,蘑菇!”我一下子给她夹了两个。

“看见了没?”她马上得意地对萧遥说,“艾晓是更爱我一些。”

嘻嘻哈哈地吃完饭,我准备把用过的碗收进洗碗机。林紫沂过来把碗都抢了过去,一个一个拿来水池里慢慢清洗,像在把玩一件件艺术品,陶醉而痴迷。

“怎么啦,林子?你没戴手套!”我皱眉担心地看着她。

萧遥不解地看着我:“她还有这嗜好?”

“林紫沂这次有些不对劲,你没看出来?”我悄悄跟萧遥讲。

“没看出来,她以前不是这样神经兮兮的?”

“你才神经兮兮的呢!我的朋友都是神经兮兮的?”

“好,我不说了。”萧遥神经兮兮地躲到一边去。

洗好碗,林紫沂开始用抹布在厨房上上下下开始擦拭起来,忙得像只陀螺。

“林子,你休息一下?”我试探着问她。

她又开始拖地。

“地都拖过了。很干净。”我从她手中把拖把抢过来。

“还有什么要洗的吗?”她认真地问我,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没有啊!你去洗个澡吧。然后早点休息。”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心疼。

林紫沂终于消停了下来。

回想起她上高中那会儿,可是我们寝室最娇气的一个女生。她身材早熟,嗓音自带一点沙哑,在我们一群青春年少稚气未脱的女孩中间,看起来犹为性感。她们班上长得帅的男生都愿意跟她做朋友。她跟男生称兄道弟,对谁也没有男女之情。对女生也非常热心,但对不喜欢的人决不留半点情面。极度骄傲任性。

我早就说过,林紫沂就是一个既性感又感性的人。高中时她已经特别臭美了,大家读书作业大多形容枯槁,而她总是勤奋不息地每晚贴各种面膜,把自己打扮得容光焕发,头发一丝也不乱。

不过她的床最乱,轮到她打扫卫生总是弄不干净。她承认自己不喜欢搞内务,因为懒。可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自虐性地主动把寝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严重时还帮我们每个人洗衣服。

尽管疯疯癫癫,我们几个女同学关系却极好。有人说林紫沂是个很精致的女人,自来一种贵气的。后来毕业时去林紫沂家里玩,看她家境状况不禁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她不该是豪门千金吗?怎么家境这么普通她是如何做到这么娇贵这么讲究的?

 夏初是被耳边的震动声从噩梦中拉出来的。

    她的眼神有些空洞,汗水顺着发稍在末端凝聚起几滴晶莹的水滴,在阳光下异常的耀眼,却又在一瞬间,淬着那缕空洞的意识迅速落入被褥便消失不见。

    耳边依旧是无规律的震动,她抖了抖眼眉,淡漠地伸手在耳环上摆弄了几下,耳环停止了震动,传出一道不属于任何语言种类的音波。

    她闭目凝神聆听,很快微翘了唇角,很讽刺。

    又要来了呢。

    她抬头望向窗户,日出不久的光茫透过窗帘的缝隙扑地而进。她伸手接住那缕光,阳光染上了她的手指,有几丝却从指缝间滑落,碎在了地上,莫名地刺眼。

    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再躲躲藏藏了。

    呆滞了几秒,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她掀开被子,迈开长腿走进了浴室便一番冲洗。

    出来的时候,刚巧门外的服务员送来了早饭,夏初微微瞥了一他一眼,不动声色向服务员伸手接过早餐,正当她准备转身的时候,一道意料中的警觉顺时惊起。

    服务员放下餐盆,猛然掏出qiāng,压抑的qiāng口正要瞄准时,她忽然回头,服务员一惊,手抖子弹打偏,并没有伤到她。

    夏初迅速将餐饮盘扣在服务员脸上,另一只手夺过他手上没来得及瞄准的手qiāng,一瞬间,被她完全束缚。

    门外响起了阵阵qiāng响,隔壁的客人被惊醒了不少,嘈杂的声音使酒店的整栋大楼都喧闹不安。

    夏初一手桎梏住服务员,双腿横空跃起,踹晕了几个临近的人,脚尖迅速带上门把,重重地合上了门。

    回头便看见服务员惨白着脸一动不动,料到会被那群人下了定时dúyàodú死,笑了笑,将他踢在一边。

    与此同时,外面的人已经破门而入。她目光冷扫一周,以多敌一,而且所有人都备上的手qiāng都不简单,可真是太看得起她了。

    既然如此,自然不能让那些人失望。

    嘴角微扬,双手轻举,四把手qiāng赫然出现在她双手上,黑压压的qiāng口让所有人猛然一惊。

    ,

    一瞬间,四qiāng同开,鲜血四溅,原本华丽明亮的套房,眨眼工夫,却成了染血的废墟。

    她躲避的速度不快,甚至有些慵懒,软绵绵的转跃,明明那么清晰,却在子弹打向她的下一秒,赫然被她躲开,而她的闪躲的空余,手中的手qiāngshè出子弹,精准到一招致命。

    再一眨眼,房间内已经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有的只剩房间外呆滞的杀手。

    他们从没见过这样恐怖的女人,明明有着如此美艳的脸庞,而双眼中却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这狠辣的手段,摄人心魄的气势,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甚至无法想象到的。

    恶魔。

    只有这个词可以代表这个女人。

    她亮丽的唇吹了灭了qiāng头的尘烟,抬眸轻瞥前方胆怯了的杀手,嘲弄般看向那群蝼蚁,似笑非笑。

    可惜了,带来装备不够用,不然一手四把,八qiāng连开,qiāng子弹头有的他们吃了。

    她挥了挥qiāng,随手便将他们毙了命。随后向窗口一跃,抓住早已准备的绳索向下迅速滑落,一手抓绳一手开qiāng,三下两下将埋伏在下面的杀手除了个干净。

    夏初松开绳索,平稳地站在了地面上,她打开手机,向一个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发送了一条短信。

    一串豪无规律到字符字母各种混合排序的短信。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