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热点

娇花难囚(强取豪夺 囚禁;" 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

2020-08-11 16:57:15 写回复

“看我们像不像姐妹装?”出门时我问萧遥。

林紫沂凑近萧遥娇滴滴地拉他衣袖说:“萧公子,两大美女陪你逛街,是不是感到忒有面子啊?”

萧遥乜眼对她嫌弃地一挡,说:“消受不起,你别把艾晓给我带坏了。”

说着萧遥先进了电梯。

我拉着林紫沂赶快跟上,一边对她说:“你就别再惹他了,萧遥有时冷得像冰山。”

“真开不起玩笑!以前同学们都说你冷。现在看你对我们艾晓挺暖和的嘛。上次回来也没发觉你这么难以接近嘛。”林紫沂继续喋喋不休对萧遥说着。

这时“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一个穿高跟鞋、黑皮裙的短发美女英姿飒爽地走了进来。

是慕容雪!看到我们她显然一愣,不过脸上很快漾出一朵明媚的笑容。

“艾晓!”她亲昵地跟我打过招呼后,又跟萧遥点头、微笑,然后目光盈盈地落在嬉皮笑脸的林紫沂身上。

林紫沂下巴抬得高高地,顿时收入刚才的浮夸神情,挺直腰板,眼神冷峻地回看着她。

电梯开始向下运行,空气里安静极了。萧遥随意地把手搭在我的肩上。

在地下停车场。

"

 文学"

与我们同时,慕容雪走向旁边一辆造型漂亮的红色跑车。

“嗨,你们去哪儿?”她的声音仍然是甜美而自信,总给人一种亲近优雅之感。

“就在市区随便逛逛。”我说。

“一起的?”她再挑眉看了看林紫沂,眼神又瞬间温柔地问,“这位美女是?”

“对,林紫沂。”然后为林紫沂淡淡介绍到,“这是慕容小姐。”

“嗨,叫我慕容雪吧。”

“邻居?”林紫沂看着慕容雪。

“闺蜜?”慕容雪回问她一句。

林紫沂轻声一笑,优雅地坐进我们的车后座。两辆车一前一后了驶了出去。

“那个女人跟你们什么关系?”林紫沂的高冷没维持两分钟。

……

“她是电影明星吗?看起来真是热情啊。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哪来的优越感?”

“别多想啦!你不觉得你自己也挺傲慢的吗?”我转过头笑看着林子。

“有吗?”

“嗯。”我点头道,“你们俩说话的口气挺像的。”

C城最大的环球购物中心。

我们在一家咖啡店用过早点。

萧遥说:“看你跟闺蜜兴致这么高,我就不陪你去商场试衣服了,在这等你们,如何?”

“好的。你无聊的话不用等我们。”我很抱歉地对萧遥说。知道他一路上对林紫沂的絮絮叨叨忍耐得够辛苦的。

“不会无聊。”他顺手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片,“这是这个商场的卡片,用这个。”

“不用了吧。你上次给过我卡了。”

“听话,这张可以打折的。”

“哇!至尊卡,萧总简直帅呆了!你跟你老公这么见外?”林紫沂一把帮我把卡抽过来,“不花你老公的钱,还是他女人么?”

看林紫沂把卡塞在我手中,萧遥眼神温柔地看着我们离开,一副好心情地看起报纸来。

唐白听爷爷说研究所的清道夫系列机器人要送到军校了,原本送这批机器人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不让谢如珩扫厕所,结果那位王老师太过上道,机器人还没送过去,就免了谢如珩的惩罚。

    不过清道夫可以保障谢如珩的安全,防止秦浚使坏心思。

    也不知道剧情改变之后,秦浚还会不会去地下竞技场破坏谢如珩的机甲

    唐白打了个哈欠,蹲在炭炉边守着瓦盎里的佛跳墙,这段时间唐白尝试制作佛跳墙,佛跳墙的制作时间很长,从处理食材到制作成功要花费三天左右。

    而这三天里,谢如珩因为军训也格外忙碌。

    为期七天的军训分为体能训练、技能cāo作和实战演习三大内容,其中技能cāo作这一块内容是高中知识的复习,比如机甲组装、基础护理等。

    军训前五天都是训练,第六天上午比赛下午笔测,最后一天集体接受检阅。

    谢如珩没上过高中,掌握的cāo作方法都是野路子,不符合军校的考试标准,所以这几天晚上都在恶补知识点,没有时间和唐白单独相处。

    不过时间是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会有的,谢如珩今晚抽出了时间,准备和唐白一起学礼仪。

    唐白便准备今天做好佛跳墙,到时候给谢如珩补补身体。

    这几天唐白严格按照佛跳墙的制作步骤,把瓦盎放在炭炉上煨汤,过几个小时就要去换炭和荷叶,导致这两天唐白就没睡好一个安稳觉。

    幸好马上佛跳墙就要大功告成啦!

    唐白激动地摘下脸上的面膜,撕掉瓦盎上干枯的荷叶,闻着浓郁的鲜香,成就感十足。

    他将佛跳墙装进保温盒里,举着防晒喷雾对自己的小脸喷啊喷,踩着小低跟皮鞋出门。

    很快他拎着便当撑伞走到了军校门口。

    “诶你看!”校卫室一个值班的学生推了推身边的同伴,两人一齐抬头望去。

    撑着伞走来的人拥有一双纤细修长的腿,咖啡色的中筒袜裹住小腿,勾勒出优美而孱弱的线条。

    往上看是深蓝色短裤,上下两种深色的映衬下,中间的腿部肌肤白到晃眼。

    当来人收起大黑伞,露出洋娃娃似的面容时,这两个alha眼睛都要看直了。

    “我是来找谢如珩的。”这位o的声音很甜,说话时的酒窝若隐若现。

    值班的学生呆呆把笔和表格递过去,唐白低头填写信息,他填完走出值班室后,那两个看呆了的alha拼命吸鼻子,想要多闻闻空气中残留的o的体香,然后

    “刚刚那个是唐白吧!我怎么觉得他闻起来有股鸡汤味?”

    另外一个alha用力吸了口气,迟疑道:“还有些大骨头汤味?”

    队伍里的谢如珩白到鹤立鸡群,漆黑的军校制服更衬得他肤色苍白,身材修长比例协调,唐白提着便当心疼地望着谢如珩,嗯,瘦了,黑了

    唐白在看谢如珩时,许多alha偷偷摸摸看这位在军校名声大噪的o。

    察觉到大家的sāo动,谢如珩抬起头,看到那道熟悉的纤细身影。

    “好,今天军训就到这里了。”教官笑道:“别让漂亮o久等了。”

    众人下意识看向顾图南,毕竟这位可是唐白的准未婚夫,唐白不是来找顾图南还是来找谁?

    还提着小便当,真贤惠。

    顾图南神情微动,想起了唐白曾经给他送便当的日子,想起了他曾经对唐白说过的“下次你做的便当我会吃的。”

    没想到唐白还是这样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顾图南心头一暖。

    果然爷爷说得是对的,浪子回头金不换,这次顾家对秦家施加压力,应该也在唐白这里挽回不少印象分。

    望着唐白使劲向他挥手,还哒哒哒跑过来的身影,顾图南沉着淡定地一笑,对眼前那逐渐靠近的小o伸出手——

    然后他连头发丝都没摸到。

    唐白顶着夕阳的余晖小碎步跑向谢如珩,头顶的那簇呆毛晃来晃去,好像他满身压抑不住的雀跃。

    他的脸颊红红的,小喘着气,献宝一样将便当给谢如珩,眼睛亮得惊人:“谢哥你一定想不到我给你做了什么!”

    顾图南:“?!”

    众军校生:!!!!!!!!

    军校生甲:我谢哥就是牛bī!

    军校生乙:打起来快打起来!

    军校生丙:我也好想当备胎!

    众alha们神情各异地看向顾图南,只觉得顾图南头顶冒着绿光,再看看谢如珩,叼。

    你看人家谢如珩多牛bī,只做不说,是干大事的人!

    谢如珩:“”

    这种天壤之别的差距,这种明目张胆的偏爱,这种当着正室的面偷情般的刺激……

    谢如珩痛苦地发现他居然有被爽到,这个认知让他开始唾弃自己的灵魂,他怎么就这么这么这么没有底线?!

    被众多alha羡慕嫉妒恨的谢如珩接过保温盒,原本接受这种目光洗礼的人是顾图南,而现在却是他,实在是风水轮流转,不可谓不爽。

    谢如珩算是明白被绿茶吊着的alha什么什么感受了,明明上一秒还在为他有别人酸溜溜,下一秒就发现有他在的空气都是甜的。

    嗯?

    鼻翼翕动,谢如珩深吸一口气,发现空气好像真的是甜的。

    一股奇异的鲜甜。

    他循着味道找了香味来源处,唐白给他的便当,谢如珩试探xìng地打开盖子——

    一股浓烈的鲜香扑面而来,众人脸上无不浮现出又惊讶又陶醉的神情来,就连谢如珩也失神了霎那。

    他看到那小小的保温盒里装了分量不多的鲍鱼、海参、鹿筋、猪肚、鹌鹑蛋、鸭胗

    其他的食材他一时间有些认不出来,但谢如珩可以肯定的是,那颤颤巍巍吸满汤汁的食材口感绝对软糯绵,味道一定是超乎想象的鲜美。

    “我的天啊这太香了”裘言两眼发光仿佛看见了宇宙,他口水直咽,“谢哥我能不能尝一口,就一口!”

    “这什么菜啊,闻起来怎么这么香?”

    “靠,我也想找谢如珩蹭饭吃!”

    “好香,眼泪不争气地从嘴里流了出来。”

    “我酸了,谢如珩不光艳福不浅,他妈的口福也不浅啊!”

    一群alha闻到香味全部都sāo动起来,各个都伸长脖子往谢如珩这边看,嘴角湿润,眼里全是艳羡。

    “佛跳墙。”唐白的双手别在背后,得意地挺起小xiōng膛,眼角眉梢都是骄傲:“香吧?”

    那自豪的小表情在这一瞬间chuō中了谢如珩的萌点,他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香香香香!!!”一群馋到口水直流的alha连声附和,如果有尾巴的话恨不得要摇起来了,“分一口呗谢哥~”“一饭之恩没齿难忘,下次选首席一定要投你一票!”“对对对,喝一口汤就投谢哥一票,大家说行不行啊!”

    谢如珩毫不犹豫关上便当,引来大家一片嘘声。

    “不地道不地道!”“就是就是,在o面前还这么小气。”“一口而已嘛。”

    唐白看这些alha为了求一口吃的使出十八般武艺,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些闹哄哄的alha看到唐白笑起来后都愣住了,也许是他们看傻眼的模样太直白,唐白收起了笑容,他板着小脸严肃地问:“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给口汤喝就投谢哥一票?”

    “不说话我就当真啦,下次我熬一大锅汤,你们和你们的票一个也别想跑!”唐白强买强卖道:“你、你你你你”

    他的手指一个一个点过去,点到顾图南时,唐白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那双灰蓝色的眼眸不知道看了他多久,压抑的情绪酝酿其中,是平静海面下的波涛暗涌,随时都可能会bào发。

    这是

    吃醋了?

    唐白有点心虚地看看顾图南,他在主角攻面前和主角受亲密无间,确实是会让主角攻不爽哦。

    但我也是为你官配好嘛,你干嘛要一脸我给你带绿帽子的表情啦,我们只是好姐妹诶,你以后知道了真相自然会感激我哒!

    唐白用了三秒完美开解自己,优雅地收回自己指指点点的小手,装作无事发生地来到谢如珩身旁:“走吧~”

    不肯放过那双琥珀色眼眸一点情绪波动的顾图南他瞳孔骤然一缩!

    从心虚到理直气壮,最后又挑衅般走到吃醋工具人旁,这种态度莫非是在暗示时下流行的追妻火葬场?!

    顾图南豁然开朗!

    那意味深长理直气壮的小眼神想必就是在说“看你表现”吧!

    表现得好,将功赎罪,表现得不好,浪子滑跪。

    爷爷说得对,追o之路漫漫,他还应该继续修炼才是。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