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奇闻

新金瓶梅杨思敏无删减全文阅读

2021-06-13 15:30:04 写回复

晚上,韩谦躺在床上,温暖趴在身边赖赖唧唧的,也不知道怎么了,从钱玲家回来温暖赖叽了一路,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没胃口,这会躺在床上赖叽个没完没了,韩谦被折磨的有点心烦,伸出手对着温暖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皱眉道。

“你身上长钉子了?”

“哎呀,谦哥哥。”

温暖做起身子一脸认真的看着韩谦,韩谦皱眉向后躲去,温暖见此又凑近了些,拉着韩谦的胳膊轻声道。

“你说那个洛神对你很没礼貌是不是?还威胁你了,我现在很不舒服,我真想冲过去给她的一巴掌,然后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越想越烦,越烦越想。”

韩谦松了一口气,抬起手抚摸着温暖的头发,柔声道。

“我都没把她放在心上,臭老娘们一个,她威胁我,我就害怕啊?”

文学

“那你把谁放心上了?”

又开始了,她又开始挑着自己想听的听了,韩谦哀哉一声躺在榻榻米上当做没听见温暖的问题,温暖大小姐半个身子压在韩谦的背上,追问道。

“谁?燕青青还是蔡青湖?”

被按在身下的韩谦无力叹气。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不是?季静?虞诗词,对了!我感觉虞诗词很不对劲儿,你以后给我离她远点。”

“嗯嗯嗯,我知道了。”

“那你心上是谁?童谣?都说男人会对某些职业女性有畸形的想法,韩谦你是不是也有。”

你可以怀疑我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不能羞辱我的人格!

韩谦挣扎要起身,没过几秒钟,温暖像是一条八爪鱼一样缠在韩谦的身上,韩谦起来一次被她压到一次,慢慢的温暖发现了一个乐趣,韩谦好像在做俯卧撑,她是那个负责加重的。

很早以前温暖就在网上看到过之类的视频,叫什么男友力,在她脑子里充满幻想的时候,韩谦不玩了,趴在榻榻米上气喘吁吁道。

“你能不能脑袋里想点正事儿?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准备让畅享的店铺延期开业,每天的损失额度可不小。”

温暖满不在乎的开口道。

“停呗,店铺商场都不在我的管辖范围,我主要的是负责房产,金融,公司总部管理。这些和我关系又不大,亏损也不是我一个人亏,你开心就好。”

其实温暖内心是心疼的,正月期间是商场最火爆的时候,在这个期间停业整顿,别说半个月,就是三天也会出问题,但是温暖了解韩谦心里的那一份不讲理。

帮亲不帮理。

韩谦晃了晃身子,见温暖没有下去的意思,轻声叹气道。

“林纵横对我做的事情我不能说当没发生就这么过去了,你的损失我会想办法给你补回来的,如果让他们停业或许对你也能有些帮助,商户们去公司讨公道的话,我会让人放出风声是林家父子和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得罪了人,先削减一下市民对林孟德和林纵横的好感,之后在让你出门去解决这个事情,在公司在赢得一点尊敬。”

“哦,到时候你告诉我怎么做就行了,我懒得去思考,会头疼。”

趁温暖不注意,韩谦翻身把温暖压在了身子,只不过这个方向有些不对劲,温暖笑着问韩谦现在他们俩像不像只翻壳乌龟,姑娘的心情好了,韩谦的心情不好了。

温暖又提起了童谣,韩谦坚信温暖什么都不知道,温暖只是失去了一个朋友而感觉到惋惜。

深夜,韩谦把温暖裹在被子里扛回了她的房间,哪有大半夜不睡觉看吃播,然后还流口水,吧唧嘴的呀,被扔回床上的温暖大呼韩谦是个古板老头儿,明天又不上班,干嘛睡那么早。

韩谦不搭理她,温暖坐在床上又手指卷着头发,撒娇道。

“在玩会呗。”

韩谦落网而逃。

第二天早上九点,韩谦站在床边看着趴在床上,睡姿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温暖,被子已经不知道被踹到哪里去了,睡裙下摆提到了腰间,内裤上面的大号皮卡丘对着韩谦摆出一个耶的手势。

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来。

温暖是韩谦认识的姑娘里面最邋遢的一个,仅次于燕青青!

一巴掌拍在姑娘的屁股上,韩谦内心没有任何波澜,温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瞄了一眼韩谦,继续睡。

两人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韩谦又落下一巴掌,这一巴掌把温暖拍生气了,起身拽着韩谦的衣领把他拽上床,搂着韩谦的脑袋闭着眼迷迷糊糊道。

“姐姐哄你睡觉。”

嗅着姑娘身上的体香,韩谦叹了一口气,热乎吹在温暖的胸口,这一下把温暖吹精神了,推开韩谦抬起腿把他踹下床,怒道。

“臭流氓,你往哪呼气呢?”

“小白眼儿狼啊,起来行不行?上午要去涂骁那边拜年,下午还要去看程锦,你要不去我给燕青青和蔡青湖打电话了。”

温暖坐在床上斜视韩谦,撇嘴鄙夷道。

“威胁我?韩谦你给我等着。”

温暖下床抓着韩谦的耳朵,韩谦当场投降。

头槌挨不起啊。

拉着温暖去见涂骁是表示尊敬,但是温暖的脑子里没有这些东西,家里邋遢的姑娘出了门变成了万人心中的女神姐姐,白色风衣,黑色阔腿裤,懒得洗头把头发梳成了马尾,一双三四厘米左右的高跟鞋。

挽着韩谦的手臂走进电梯,韩谦总感觉现在的温暖比他高。

到了车库,韩谦直径走向副驾驶,温暖见此乐意了,怒道。

“又让我开车?你没看见我穿的是高跟鞋?”

韩谦转身走向驾驶室,温暖又开始找茬了。

“话都不愿意和我说?”

韩谦无奈道。

“你起床气加大姨妈,我懒得说你。”

话出,温暖一拍脑门,哀哉道。

“我大姨妈?我·····”

“行了,知道你忘记带了,我给你揣着呢,上车给你。”

温暖坐在车对着韩谦伸出手,韩谦在口袋里拿出一包姨妈巾递给温暖,韩谦轻声感叹。

“这好像是我来大姨妈一样,你怎么自己都记不住?”

温暖接过姨妈巾转椅话题。

“去买点礼物?”

“无非就是烟酒糖茶,意思意思。”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