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奇闻

确有情完整版全文阅读

2021-06-13 12:57:52 写回复

“刘主任,这是咋回事啊?”

赶过来的徐警官也是对现在的场面有些惊奇。

不惊奇不行,他们接到的报警是有家暴需要处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医院动手,更没有想到竟然是刘半夏他们这一帮要跟对面这个男人一起战斗。

更不用说现在看到刘半夏白大褂和嘴上都有血,这个事情可不小了。

“徐警官,这个人有家暴嫌疑,听到报警后就发狂了。一会儿可以调取我们这里的监控,呃……,我为了阻止他继续打人,把肩关节给卸了。”刘半夏赶忙说道。

“这位同志,现在我口头传唤你跟我们去派出所进行调查。”徐警官来到了患者丈夫的面前说道。

“他们恶人先告状,他们先把我媳妇藏起来的。”患者的丈夫说道。

“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现在我们已经出警了,你也伤了人,一起过去讲一讲吧。”徐警官说道。

“那我的胳膊怎么算?我才是受害者。”患者丈夫说着还用左手挥了一下脱臼的右臂。

“胳膊我能给你复位。刚刚你要是不打我,我也不会卸你胳膊。”刘半夏说道。

“说好了啊,不打了,警察也在呢。当着警察的面你要是再敢打人,那罪过可就大了。脑袋扭别出去,别看我,等

文学

我数到三啊。”

患者的丈夫赶忙把脑袋扭到了一边去。

对于刘半夏给他复位,他还是相信的。毕竟刚刚刘半夏说得很清楚,故意把他的胳膊卸下去的。能卸,肯定就能再安上。

只不过他刚一扭头,刘半夏这边就是一拖、一转、一送,“咔”的一声轻响,伴随着他患者丈夫的叫喊,胳膊就给复位成功。

叮!接诊患者完成

获得经验值200点,荣耀值+2点,正骨术技能熟练度400点

看着系统提示,给刘半夏都吓了一跳。正常的肩关节脱臼复位,不应该给这么高的奖励和技能熟练度啊?

不会是把刚刚卸肩关节的也给算里边了吧?貌似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刘主任,还得麻烦你也跟我们走一趟,一起说一下情况。”徐警官说道。

文学

“好的,嗯,齐总,这边你安排一下,许一诺也得跟我一起走。算了,刘依清也跟着吧,这个事得说清楚。”刘半夏说道。

“好的,这边的事情交给我。”齐文涛点了点头。

这是必须没问题的,刚刚的战斗实际自己这个住院总是最应该参与一下的。只不过刚刚也是有些忙,没在这边。

“刘老师,太帅啦。”

刘半夏刚刚换完白大褂出来,外边的实习生和规培医生,还有凑热闹的护士们,齐齐喊了一嗓子。

刘半夏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都消停点,我鼻血流的很帅呗?早知道我就提前献血去了。”

大家伙嘻嘻哈哈的乐了起来,该说不说,好多人今天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刘半夏真正的“身手”。

绝对的不得了啊,卸关节可不是那么容易呢。

那位患者的丈夫,自然是享受警车的待遇。刘半夏他们仨带着女患者,开的就是他的那辆车子。

女患者也是正经的当事人呢,刘半夏之所以让刘依清也跟着,实际上就是给女患者打气,省得她打退堂鼓。

“刘主任,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还用验伤不?”来到了派出所后徐警官问道。

“不用了,也没法追究。”刘半夏摆了摆手。

“其实就是我们接诊的车祸患者,查体的时候两个丫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我再检查的时候发现双臂上都有过骨折痕迹,也怀疑是家暴。”

“当时患者的丈夫就说啥都不检查,着急要离开,这也加深了我们的怀疑。所以就想了个办法,把人给支开了,让两个丫头去做工作。”

“后来丈夫就着急了,跟我们要人。等她们出来以后说报警了,丈夫就不干了,这不就动手了嘛。”

“刘老师,我们还挺好奇呢,当时你怎么就能让他乖乖去检查呢?”许一诺问道。

“还能有啥啊,谁都怕死,我本来就是想吓唬他一下。”刘半夏说道。

“那他要是就不检查咋办啊?”许一诺追问了一句。

“那也好办啊,再假装给女患者检查一下,连上心电监护仪,整出动静来,假装抢救一轮不就完了吗。”刘半夏说道。

“我的天,怪不得我们平时斗不过你,套路竟然这么多。”许一诺感慨的说道。

徐警官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们一眼,也是不知道该给啥样的评价。

现在也是正经的做笔录呢啊,你们不能说这么多用不着的不是?

“瞎打岔。”刘半夏瞪了许一诺一眼。

“徐警官,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其实发生得有些快,看到他去抓患者的手,许一诺去阻拦被摔了一跤。”

“那是我没有做好准备,没想到他胆子那么大,要不然我才不会被他摔倒呢。”许一诺不服气的说道。

“做笔录呢,乖乖坐好。”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哦。”

许一诺应了一声,然后就乖乖坐着了。

“然后我就上去了,我是抱着他的,就是想避免冲突扩大。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倔犟,给我鼻子撞出血了,还给他媳妇也踹倒了。”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我给他丢了出去,他还放狠话,弄死这个弄死那个的。然后又冲过来跟我打,我就是顺手把他的胳膊给卸了。”

“嗯呐,老帅气了,当时周围的人都看傻眼了。”许一诺又忍不住了。

“就是,那样的坏人就应该把他两条胳膊都给卸了。”刘依清也帮衬了一句。

“好了,你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还有大厅的监控录像,我们也能做一个比对。”徐警官点了点头。

“不过这个事情也是有很多变数的,还要看他的妻子是什么样的态度。我们接触过非常多这样的案例,开始的时候闹得不可开交,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徐警官,这次肯定是不会的。她是被打怕了,结婚五年了,经常挨打。”许一诺说道。

“你还没看到身上呢,瘀斑更多,后背上还有个鞋印子。就刚结婚的时候好了不到一年吧,然后一直没生孩子,就有矛盾了”

“开始的时候是她的婆婆,后来就是她丈夫。但凡不喝酒,喝酒就不是人了。不行,刘老师,你还得验伤去,我也得去。”

“万一王翠茹真的心软了咋整?他给我们刘主任都打得流血了,咋也能判个半年一载了吧?”

徐警官就觉得脑仁疼,这个丫头也不是个善茬。

“上哪里关那么长时间啊,顶多是拘留几天。我就是流鼻血了,他顶多是扰乱公共秩序。”刘半夏说道。

“要是按你这么说的话,看样子这次还真差不多能成。其实这也与很多人的价值观有些关系吧?”

“有些人把结婚离婚都不当回事,闪婚闪离太正常了。有些人就把婚姻看得很重,她能跟她丈夫一起过这么久,肯定也是很看重这段婚姻的。”

“再加上一直都没有生育,可能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徐警官,类似这样的情况,现在能够给予一些保护措施吧?”

徐警官点了点头,“做完笔录之后去验伤,你不还说手臂也有多处骨折吗?到时候全身都好好验一遍吧,把证据多采集一些。你呢?还打算起诉他不?”

“还是算了吧,其实起诉也没啥用。该是啥样人,还是啥样人。就算是拘留他几天,他这个脾气也改不了。”刘半夏说道。

“你们俩到底是咋劝的啊?劝那么长时间。信息都给你们发了好多遍,我在下边都急得不行了。”

“刘老师,王翠茹很犹豫嘛。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就跟他说你认识人,警察认识好多,刑警也认识。”许一诺说道。

“当时也没想到竟然这么管用,然后她就跟我们说了。主要是边哭边说,给我们俩都说哭了,浪费了一些时间。”刘依清也开口说道。

“你们俩啊,得讲道理啊,啥叫我认识人、认识警察的。”刘半夏哭笑不得的说道。

说的自己都跟啥似的了,自己可不是黑恶势力,也没人给自己当保护伞。

“刘主任,他的那条胳膊不会留下后遗症吧?”徐警官问道。

刘半夏摇了摇头,“不会的,如果在卸关节和复位的时候路子不对,现在他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这几天就算是不嘱咐他,他使用的时候也会在意。对了,你们还可以好好问问今天早晨的车祸到底是咋回事。”

“现在我都觉得这个车祸有些不正常了呢,反正你们就好好查查吧。还得对那位王翠茹做好保护,估计婆家人也不是善茬。”

徐警官点了点头,“这是个新情况,我跟他们联系一下,看看究竟是啥情况。最好是让她住酒店吧,回家去肯定会被对方找上。”

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徐警官赶忙过去开门,“沈队长,您怎么还过来了?”

看到门外的沈昕昊,徐警官都很诧异。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