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奇闻

李采潭小说完整全文

2021-06-13 10:21:22 写回复

秋千上。

高希宁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小吗?”

她问。

李叱侧头看了看,然后撇嘴:“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我能怎么回答呢?”

高希宁:“看不出?”

李叱认真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在南边有一种特殊的水果,叫做榴莲?”

高希宁道:“听说过,倒是没有见识过。”

李叱道:“老真人和吃过,他和我说过一件事,他说榴莲这种东西,里边的肉多不多,全看运气,有的时候你看着果实特别大,其实就是个壳,把壳去了之后肉少的很,有的呢,看着个头不大,可是把壳去了,肉多的吓人。”

他更加认真的说道:“你让我看个壳,然后问我肉多不多,我以前也没见识过榴莲啊。”

高希宁瞪了他一眼。

然后又叹了口气。

她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见过......看起来壳很大,但是没想到把壳去了,肉也那么大。”

李叱:“你刚才不是还在说你没见识过吗,只是听说过。”

高希宁:“你懂个屁。”

她坐在秋千上晃荡着,想着和刘英媛她们一起泡温泉的时候,越想越觉得上天不公。

她忽然从秋千上跳下去,背着手走了。

李叱问她:“你去做什么?”

高希宁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去做个壳。”

李叱心说那玩意,能骗谁?骗的还不是你自己么......

就在这时候,刘英媛和苑佳蓓两个人手拉着手从远处过来,没看到李叱后,两个人同时就红了脸,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刘英媛声音柔柔弱弱的问:“看到宁儿姐姐了吗?”

李叱指了指前院:“做壳去了。”

他也不是故意想看什么,可能就是不经意间的一瞥,然后就明白过来为什么高希宁想要做个壳。

人和人,原来真的是不一样啊。

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要不是刚才高希宁提起来的话,他也不会注意。

但是既然注意到了......

见他这个眼神,刘英媛的脸就更红了,连忙快步离开。

初秋的天气还是有些热,女孩子们穿着纱裙的样子,真的很美很美。

李叱本来很讨厌夏天,相对来说,他宁愿承受冬天的冷,也不愿意承受夏天的热。

可是现在却觉得,好像热点也没什么不好的。

噫!

醒悟过来的李叱狠狠鄙视了自己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就猥琐了起来。

那两个小姑娘手拉着手走,苑佳蓓声音很小很小的问刘英媛:“他是不是看你来着?”

刘英媛脸就更红更红了,红的那么透彻。

苑佳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终于长大了。”

刘英媛本来还挺羞涩的呢,听到这句话噗嗤一声就笑了。

苑佳蓓一边走一边说道:“等他长大,等的好辛苦。”

刘英媛笑道:“宁儿姐姐是不是以前也说过这样的话,她说那个家伙都长大了,为什么还没学会耍流氓?”

苑佳蓓道:“唉......等的人心急。”

刘英媛:“羞不羞?”

苑佳蓓:“这有什么可羞的......不过说起来,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女人啊?”

刘英媛道:“那当然不是,你看他对宁儿姐姐多好啊,怎么能是不喜欢女人呢。”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忽然就沉默了。

良久之后,苑佳蓓用一种不确定但颇为担心的语气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大的?”

啊......

女孩子们聊些什么的时候,其实比男人要成熟的多。

不信你去看看那些这么大的男孩子们聊什么,他们聊尿尿和泥放屁崩坑能聊一个上午,下午就没准真的去尿尿和泥放屁崩坑。

男孩子有多幼稚,要看他们人数多不多,一般到了三五个人,那幼稚起来就控制不住了。

李叱坐在高希宁刚刚坐过的那个秋千上,把自己摇晃起来,坐在那想着为什么高希宁会在意身材。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拿着一份军报送过来,递给李叱:“兖州送来的消息。”

李叱打开看了看,然后欣慰的点了点头。

唐安臣回到兖州之后,陆续安排密谍进入渤海国那边,收买策动渤海国的重臣谋反。

就在两个多月之前,才坐上王位没多久的李孝晚在后宫被一群宫女勒死。

他当时喝多了酒,泡在水池里睡着了,一群宫女用腰带把李孝晚勒死之后,还把人绑上石凳沉在水池底。

渤海国原太后的侄儿,也就是石在勋的表弟朴德久在渤海国一群朝臣拥护之下,成为渤海国的新王。

或许是因为石在勋的前车之鉴,再加上渤海国实在是过于贫弱,尤其是经历大战之后,民不聊生。

所以朴德久派人到兖州,请求准许派遣使臣觐见宁王,愿意与宁王修好。

为了表达诚意,朴德久说,渤海国愿意承认宁王为中原之主,并且愿意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协助宁王。

这玩意的想法不过是个缓兵之计,谁都看得出来。

但对于双方来说,这都还算是好的开始,兖州那边不再担心外战,李叱也就能安心南下了。

石在勋的王族被灭门,太后一族就成了最有威望的家族,和那个毫无根基的李孝晚完全不一样。

所以唐安臣在信里说,再想策反渤海国的人,怕是也会有些艰难了。

看完了军报,李叱问余九龄:“问你个事。”

余九龄道:“当家的,什么事?”

李叱压低声音,用一种略显羞耻的语气问:“你觉得,是大一点好还是小一点好?”

余九龄眼睛眯起来:“我觉得还是大一点好,男人嘛,笑了不行,各方面都是。”

李叱楞了一下:“我说的是女人。”

余九龄:“咦?”

李叱:“算了,当我没问。”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长大了啊......”

李叱飞起一脚。

苏州城。

冀州那边发生的事唐匹敌已经得到了消息,也收到了李叱派人给他送来的亲笔信。

他把信递给沈珊瑚:“现在可以安心了吧。”

沈珊瑚看过之后就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有些感慨的说道:“主公得你,是主公之福,你得主公,是你之福,主公得你,你得主公,是天下人之福。”

罗境坐在旁边,听到这句话后噗嗤一声就笑了:“这么说的话,那大将军和主公的大婚,也是顺理成章了。”

他看向沈珊瑚:“前阵子你非要上书-请辞,老唐说的对,你若上书,必会挨骂,有些事不能乱做,但有些事就必须做,你现在不如就去写一份奏折,赶在众人之前,第一个奏请主公迎娶大将军过门儿。”

沈珊瑚这样的女子,脸都被罗境说的稍稍有些发红。

罗境道:“开玩笑的话,你还脸红什么,一点儿都不像你......不过说起来,你们俩什么时候成亲?”

沈珊瑚的脸就更红了,这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片刻后,沈珊瑚道:“你先攒份子钱,攒够了我们就成亲。”

罗境道:“我要是攒够了,我给自己娶个媳妇不好吗?”

沈珊瑚道:“那你怎么不去找?”

罗境坐在那,一脸的怅然。

“那年,当家的他婆娘,也就是咱们的都廷尉大人,看着我的眼睛,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说,罗将军啊,你的婚姻大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你放心。”

罗境语气悲凉的说道:“我当时还挺开心的,谁想到,她说的你放心,意思是你放心吧,你把事交给我,你绝对娶不上媳妇。”

沈珊瑚哈哈大笑。

罗境看向唐匹敌,用一种挚友才能有的真诚语气说道:“我给你们个忠告啊,你们的婚事,本来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但千万别让高希宁给你们当媒人,交给她的话,你俩别想成。”

唐匹敌看向沈珊瑚:“要不然咱们为了有备无患,瞒着当家的和他婆娘,先把婚事办了吧。”

沈珊瑚哼了一声:“你说办就办?”

她看着唐匹敌的眼睛:“说了就得认,说吧哪天?”

罗境看热闹不嫌事大:“要我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呗。”

沈珊瑚点了点头:“你说的倒是也有道理。”

唐匹敌惊道:“岂能如此儿戏?若要娶你,当然要明媒正娶,敲锣打鼓......”

话还没说完,沈珊瑚一把抓了唐匹敌的衣服往里屋走,一边走一边回头对罗境说道:“你先走吧,我们今儿大喜的日子,就不留你吃饭了。”

罗境哈哈大笑,起身离开,出门之后,还把门给关好了。

他走出院子的时候,小将军高真正要前来汇报新兵的是,被罗境一把拉了往外走。

高真诧异道:“我找大将军有事,罗将军你拉我走是做什么?”

罗境一边走一边说道:“拉你走自然是为你好,这会儿你若是去打扰了,怕是你要倒霉。”

高真问:“到底怎么了?”

罗境道:“大将军和沈将军打架呢。”

高真一惊:“那咱们更不能走了啊,咱们应该去劝架才对。”

罗境:“我劝你别去。”

高真是唐匹敌一手提把起来的人,对他来说,唐匹敌就是他父兄一样的人,他对唐匹敌的敬仰自不必多说什么。

这孩子年纪也不大,性格还稍显单纯,只想着大将军若真的和沈将军吵架,不劝劝不好。

于是他转身就朝着屋子那边走过去,走到门口就停了,像是楞了一下。

然后又转身回来了,脸色有些尬。

罗境笑问:“你怎么不去劝了?”

高真抬着头看着天空走路:“不去了,都哭了,劝也没用。”

罗境问:“谁哭了?”

高真:“好像俩都哭了。”

罗境哈哈大笑:“俩都哭了确实不好劝,若是再抱头痛哭那就更不好劝了。”

高真:“是是是......快走快走吧。”

......

......

【这一章是在出门办事的路上写出来的,也没来得及修改,还得等晚上我回家后修,另外,一周年的水杯已经做好了,三十个。】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