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健康

宝贝真乖在线全文

2021-06-13 12:55:28 写回复

“成为和诸神平起平坐的神。永远不死。你无论做什么再也不用担心体力。

文学

死神就像一个色鬼一样眯着眼笑着。

“不会再有任何心情上的烦恼。

“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脱离这个世界。”

孟飞怔了一下。他似乎听出了更多的信息。

随时脱离?

那岂不是相当于一场游戏,你不爽了可以随时下线啊。

或许人界对神来说就是一场游戏。但他说的“没有任何心情上的烦恼”只是相对,而不是绝对的。

就算是游戏,这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游戏欲仙欲死的了。怎么可能没有烦恼?

你可以当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并非真实,与你无关,所以也无需烦恼。但真实玩家又有几人能做到?

这还只是普通玩家。

更别提那些职业选手、打金工作室、搬砖工等等游戏收入直接牵扯他们的现实生活的人了。

所以死神也只是一个玩家?

“但是你也是神,你还是死了。要不然你要用得着在这里复活?”

孟飞试探性地问。

“呵,年轻人,你不懂。”

死神摇了摇头头。

“神是不死的。死的只是神的在世之身。

“我需要有在世之身才能在人界建立国家,为我收集秩序,使我变得强大。

“但即便我的在世之身毁了,国家灭亡了,我也依然在神界存活着。

“只不过……”

“只不过没有了收入来源?”

孟飞问。

“哈哈哈哈,聪明人,你可以这么理解。”

死神笑道。

“但在未来,我从零开始,也总有办法再招募信徒,恢复神的身份,迟早会重塑在世之身。”

这特么的是新号重新练级吧?

孟飞想了想。

“但是你这次走了捷径。

“等待你的信仰再度流传重建可能需要百年千年,但你这次只花了七年就尝试重塑在世之身?”

“呵,这算是利用这个世界的漏洞吧。这又如何呢?等你成了神,你也可以这么干。”

“不,我不会成神的。”

孟飞笑着摇了摇头。

“你看看,那位。”

他指了指被黑雾重重笼罩着,却还在困兽犹斗般挣扎的螳螂王左锋。

左锋的内心完全崩溃了,七年的期待、谋划毁于一旦。

这就像人中了十亿大奖,去领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弄丢了彩票,从此他的人生再做任何事都不香了。

他的灵魂死了,身体只不过是在无意识地抓狂罢了。

“YubWebeGudCentle.

“他恐怕至死都不会相信,也不会明白。

“能够成神的只是他的身体,而不包括他的灵魂。

“你想要用他的肉体来重塑在世之身吧?”

“哈哈哈哈!”

死神的脸在肆意的狂笑之下变得扭曲了,两侧太阳穴上的肌肉古怪地隆起,大嘴张开了一个夸张的角度,一双嘴角被血淋淋地撕开了。

死神的表情使孟飞想起了一个人。

X?

艾义?

究竟是他还活着,还是说他和这个死神有一定的关联?

“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

“没想到连这一点都被你注意到了。”

死神说的是怪异的语言,在不同人的心中会有不同的解读。

在孟飞听来是青芒语。在左锋等螳螂人听来就变成了螳螂语。

但即便是不同的语言里,一样有不同形式的文字游戏。

按照规则他不能撒谎,但他可以说:“你想不想和我一样坐在神座上呢?”

且不说坐在神座上的未必就是真神,他也没说你坐上去之后我会把你怎么样啊。是吞噬了你还是夺舍了你这都没说呢。

但你只要回答一个“想”字,我就立刻满足了你的愿望!

孟飞终于把所有的牌都看完了,他还回想了一遍。

现在他手里一共刚好十张牌。之前大多数时候他都把这些牌藏在桌面下的手里,并不敢明目张胆地拿出来看。

“齐美、左锋,要不你们把你们的牌都给我吧?

“反正你们拿着牌也没有用了。

“左锋,把你的牌给我,你还有一

文学

线生机。虽然成不了神,但有活着出去的可能。

“你愿不愿意赌一把?”

他很认真地对左锋说。

问了几遍之后,他放弃了。左锋完全疯了,他的灵魂已经彻底死了,根本无法和人正常交流。

而齐美则畏畏缩缩地看了一眼左锋,然后慌张地摇了摇头。

虽然她只有最后一张牌了而且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但没有左锋的命令,她不敢做任何事。

左格始终坐在原处不发一言。看着自己的弟弟处在狂暴和低落的交错中,既没有一句问候也没一句劝诫。

大概在千年之前他已经经历过一切,所以再没有任何感觉了,现在只是看戏而已。

孟飞叹息一声。他能拿到的牌都已经拿到了,能做的准备也都准备了。

选择的沙漏到目前为止,也只漏掉四分之一左右的沙子。时间还很充足。

“我现在还是挑战者没错吧?”

孟飞把所有看过的牌都收拢回手里。

“这当然了。”

死神有点不安地闪烁着眼神,回避他的目光。

“表面上看,这桌面上一共有十个人,二十张牌。但其实不对。”

孟飞一边不断地将手中的牌抽出来又重新排列。

“其实一共有二十二张牌。”

“哦哦?”

小落知道又到了她的何马大人的表演时刻了,立刻进入了迷妹状态。

“大人,还有两张牌在哪儿呢?藏在谁身上了?”

孟飞在她头上摸了摸,说:

“你看,我们面前都是空空荡荡一无所有。但有人面前不是,可以藏东西的哦。”

小落目光瞄来瞄去。

整张长桌,桌面干干净净一目了然。除了各人的牌之外,就只有死神面前有一个方形的铜盘,铜盘上有一个用来掷骰子的铜碗。

“哦,我知道了!如果这桌子上能藏牌,就只有死神面前那个铜盘下面了!”

孟飞微微一笑,把目光头向死神。

“大家都在赌桌上,看看每个人桌面的牌是符合规则的吧?何必藏着掖着呢。”

死神双颊鼓起,两个嘴角都带着圆形的红色油彩翘了起来。

“啧啧啧,何马,我不配合你真是对不起你的精彩表演。”

他双手把铜盘连着铜碗都端了起来,然后突然像发火似地往前一丢。铜盘和铜碗都被丢到了桌子中央。

喜欢我能修复一切BUG请大家收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